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虎鎣”的见证 1860年 圆明园

    发布时间:2019-02-19于成龙

    编者按:2018年12月11日,国家文物局划拨中国国家博物馆青铜“虎鎣”入藏仪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流失海外百余年的青铜“虎鎣”终于重回祖国怀抱!2019年1月29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虎鎣 新时代·新命运”展览,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在对“虎鎣”追索过程中,我驻英使馆、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及中国国家博物馆做了大量工作,委派我国青铜器专家组远赴英国对“虎鎣”真伪进行鉴定,并对其流失的历史进行了详尽挖掘整理。此文为专家组成员——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于成龙博士对“虎鎣”流失历史的深层解读。

    _J2A6574_meitu_7.jpg

    国博“虎鎣”展序厅

    1856年10月至1860年11月,英法殖民者悍然对清政府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迫使清政府先后签订并承认中英《北京条约》、中法《北京条约》及中俄《北京条约》等和约,中国不但因此丧失了东北、西北15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而且使中国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程度进一步加深,中华民族蒙受了巨大灾难!战争期间,英法侵略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1860年10月,英法联军攻入北京,在京郊抢掠烧杀近50日,圆明园、清漪园、静明园(玉泉山)、静宜园(香山)及畅春园等均被洗劫并焚毁!

    进入21世纪,虽已历经一个半世纪的风雨沧桑,但圆明园的残垣断壁时时在提醒世人:知古鉴今,历史不能忘记,也不应忘记!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警醒世人!

    2003年法国历史学家贝尔纳·布里赛所著《1860圆明园大劫难》,以翔实的史料真实还原英法联军洗劫并野蛮焚毁圆明园的罪恶行径。该书发行后在欧洲引起巨大轰动,赢得盛誉。时法国总统希拉克曾评价该书:“有助于澄清历史而感到欣慰”。2005年5月12日,法国前总统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在该书序言写到:“焚掠圆明园,对中国至为残酷,而英法两军殖民军则极其可耻!”凡此鞭挞“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对中国犯下的侵略暴行,已成为当今国际社会的共识。“圆明园”对于中国人民及国际社会的正义人士而言,沉淀着一份特殊情感,是殖民主义野蛮战争强加的“屈辱和伤痛”!

    2018年9月21日上午,英国伦敦中国使馆,于成龙博士向驻英大使刘晓明先生讲解“虎鎣”的鉴定意见_meitu_9.jpg

    2018年9月21日上午,英国伦敦中国使馆,于成龙博士向驻英大使刘晓明先生讲解“虎鎣”的鉴定意见

    然而,2000年4月末至5月初,在香港佳士得与苏富比拍卖中,圆明园的被劫掠文物“牛首”、“猴首”“虎首”铜像赫然现身;2007年8月初,香港苏富比竟然以“八国联军—圆明园遗物”专拍之名拍卖“马首”铜像;2009年2月25日,法国佳士得公开拍卖圆明园劫掠文物“鼠首”与“兔首”铜像。此类拍卖不顾拍卖物品的非法来源,亵渎国际公约精神与职业道德准则,蔑视中国人民的文化权益与民族情感,公然利用我们民族历史上曾经遭受的“屈辱和伤痛”,以赚取最大商业利益,曾引发全体中国人民及国际社会正义人士的愤慨与强烈谴责!

    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的拍卖消息

    坎特伯雷是位于英国东南部肯特郡的古老小镇,人口仅4万余人,坎特伯雷拍卖行(The CANTERBURY AUCTION Galleries)即坐落于此。2018年3月7日,该拍卖行官网“Blog”刊发一篇专文,标题:SACRED ANCIENT CHINESE BRONZE ACQUIRED FROM EMPEROR'S SUMMER PALACE FOUND IN KENT SEASIDE TOWN(从圆明园获得的神圣中国古代青铜器,发现于肯特郡海滨小镇)(图1)。

    image001_meitu_10.jpg

    图1  2018年3月7日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官网“Blog”


    该文介绍:(2018年)4月11日,星期三,坎特伯雷拍卖行将拍卖一尊距今3500年~2000年之间的中国古代青铜水器——“虎鎣”,估价120,000-200,000英镑,并声称“虎鎣”乃1860年英国军队占领圆明园时所“获得”。文中,阿拉斯泰尔·吉布森(Alastair Gibson,自款:<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员学会会员、坎特伯雷拍卖行顾问、独立中国艺术专家、古董经销商)与薛好佩(Hajni Elias,自款:中国艺术与文化史家、独立学者、剑桥大学博士),对中国古代青铜器“鎣”的稀少及“虎鎣”的珍贵极尽赞美。通篇文字中,可见如“exceptionally rare(极其稀少)”、“special and unequalled(特别且无与伦比)”之类词语。文中提及还有其他3件青铜器及伊文思家族信件、相册与“虎鎣”同时被发现,并简要叙述哈里·路易斯·伊文思(1831-1883)“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所参加攻占中国广州、海河、大沽及北京一系列战役,以较大篇幅公布上述部分伊文思家族信件,内容涉及英法联军占领北京,抢劫圆明园,以及他本人的抢劫;同时,文中附一张伊文思家族照片,大约摄于1912年,为当时“虎鎣”与前文所述其他3件青铜器家居陈设场景,而这3件器物也将与“虎鎣”同时拍卖(图2)。

    image002_meitu_11.jpg

    图2  2018年3月7日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官网“Blog”


    而且,为配合此次拍卖,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印发一册拍卖品简介(blurb)(图3)。图册封皮以“The Captain H.L.Evans collection of Ancient Chinese and Later Qing Dynasty Bronzes Acquired Pekin,October 1860”(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上尉1860年10月从北京获得的中国古代及晚青青铜器)为题名,册内文字、图片凡48页,包括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军装立像,摄于1857年;阿拉斯泰尔·吉布森(Alastair Gibson)所作Introduction(前言);伊文思家族文字档案右上页码13~23页、一张标注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英法联军进攻海河、大沽、天津、北京及圆明园等一系列地点的地图、家族相册;本次即将拍卖哈里·路易斯·伊文思所抢劫圆明园文物西周早期青铜觯、“虎鎣”、2尊清代铜炉的说明文字及器物图片;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2018年4月11日英文、中文双版拍卖海报;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之子查尔斯·路易斯·伊文思着军装像,摄于1915年。

    image003_meitu_12.jpg

    图3 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拍卖图册

    “虎鎣”的见证

    拍卖品简介(blurb)所公布伊文思家族文字档案,部分系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之子查尔斯·路易斯·伊文思(1875-1960)所述,其余则为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于1857年~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从中国寄出的家信。这些家信所载许多战役细节,均可与其他有关“第二次鸦片战争”著述互证,如《1860圆明园大劫难》的记述恰如“随军日记”。

    而据上述档案及信件,我们将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军事简历序次如下:

    哈里·路易斯·伊文思(1831-1883)于1831年6月18日凌晨2点25分出生在阿森松岛, 1848年6月29日,参加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被任命为“少尉”,1854年开始在英国皇家海军舰艇“杰姆斯·怀亚特”进行海外服役(图4)。“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在英法联军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中,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先后参加下列战役:

    image004_meitu_13.jpg

    图4 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军装立像,摄于1857年

    1857年12月28日,攻占广州;

    1858年,驻扎白云山下;

    1859年6月25日,英法联军攻打大沽炮台。在这次军事行动中,伊文斯负轻伤,其事载于1859年9月16日《伦敦公报》、1859年9月29日另一份重要伦敦日报《标准》、1860年5月12日《陆海军公报》及广州发行的《中国之友报》;

    1859年7月12日,升任“上尉”;

    1860年8月,攻占北塘、塘沽、大沽炮台、天津;

    1860年10月,攻占北京;

    1860年10月,占领圆明园;而且参加抢劫、焚毁圆明园。

    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于1857年~1860年一直活动在中国,因参加上述一系列侵略战役曾被授予“中国勋章”。

    伊文思家族档案20~23页所载文字,系哈里·路易斯·伊文思于当时北京附近宿舍写给其母亲的一封长信,该信始写于1860年10月17日,10月21日续写,10月25日再写,文中述及10月6日英法侵略者占领圆明园,10月7日抢劫圆明园,10月18日星期四,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参加焚毁圆明园及其本人的抢劫。兹节录其中有关文字序下:

    次日(1860年10月7日),我们正要去圆明园时,一早传来消息,曾经神秘消失的法军与我们的骑兵在前一晚占领了圆明园,没有遇到抵抗。那里仅仅留下大约300名仆人照看宫殿,大约50名守卫,他们当然没有做任何抵抗。

    法国人得到大量贵重战利品,包括表、钟、裘皮大衣及丝绸等。霍普·格兰特将军将他所能找到的车辆全部派出去,尽最大量带回来物品,这些物品被拍卖,已经作为奖金颁发。而这些物品卖出的超高价格令人吃惊。同时,也发现大量的金锭和银锭,被部队内部瓜分。一部分钱已经分配。我期望分到五百四十英镑。我期望分到四、五十英镑。

    星期四,我加入队伍去焚毁圆明园。圆明园距离这里大约4英里,部分宫殿坐落在山坡上,景色壮丽。与所有欧洲宫殿都不同,圆明园由很多建筑组成,散落在山脚下巨大范围的平原上。山坡上的建筑主要是寺庙与塔,其中一些寺庙建筑异常壮丽,里面的神像巨大,其中一尊至少高达60英尺。寺庙内有大量极为精美的青铜器和珐琅器,但是,它们又大又重,无法移动。从山上一座塔眺望,景色最为壮丽,无以言表,它当然值得骑马跑上50英里来看。

    从平地的宫殿中,我成功地得到数件青铜器和珐琅瓷瓶,希望有一天,把它们运到南海城(英国南部汉普郡普茨茅斯海滨胜地);同时,我得到一些非常精致、带有帝王图案——黄地绿龙的瓷杯和茶托。但是它们极其易碎,以现在的状况,把他们运回家,我几乎不抱希望。无论如何,我小心谨慎地将它们包裹起来(图5)。

    1_meitu_8.jpg

    图5 伊文思家族档案第23页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将其在圆明园抢劫的中国文物运回英格兰。此后,这些 “抢劫物”一直为伊文思家族所有,至2018年已经158年,其间下传4代,均由男性继承,直至目前所有者——休·路易斯·伊文思。

    拍卖品简介(blurb)第16、17页所展示伊文思家族相册,大约摄于1912年,包括查尔斯·路易斯·伊文思坐像、其他家族成员及家居陈设场景写照。而在家居陈设场景中, 哈里·路易斯·伊文思所述其对圆明园的抢劫所获——“虎鎣”、清代铜炉、掐丝珐琅尊、掐丝珐琅炉及瓷器等赫然在陈(图6)!

    image003_meitu_12.jpg

    图6 伊文思家族家居陈设场景照片,大约摄于1912年


    英国国家档案馆(The National Archives)存有哈里·路易斯·伊文思档案,所记信息较少,且其中有些文字模糊,目前可以辨识通读如下:

    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出生于阿森松岛,其父为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上尉,1848年6月29日被任命为“少尉”,是年17岁;1848年6月29日至12月11日在朴茨茅斯总部服役;1848年12月12日开始于英国海军“摄政王”舰服役(图7)。

    上列文字与其家族档案所记相符。

    image007_meitu_1_meitu_15.jpg

    图7  英国国家档案馆(The National Archives)所存哈里· 路易斯·伊文思档案


    唯利是图的拍卖宣传

    如前文所述,2018年3月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在其官网及拍卖品简介(blurb)中,公然声称即将拍卖1860年英国军队占领圆明园时所“获得”的中国文物。且以较大篇幅公布抢劫者哈里·路易斯·伊文思家信中所述“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他所参加的一系列战役,其中尤为重点摘录英法侵略者占领、抢劫“圆明园”及哈里·路易斯·伊文思本人的记述及与此有关的家族相册。凡此所为,均是以“圆明园”为炒作,意在赚取最大商业利益。同时,拍卖图册中附Hajni Elias为此次即将拍卖的圆明园抢劫物之一“虎鎣”所撰专文《Expression of Power and Status: A Remarkable Western Zhou Dynasty Archaic Bronze ‘Tiger Ying 熒’》(权力与地位的表征——声名卓著的西周青铜礼器“虎鎣”)英文、中文双版及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2018年4月11日拍卖英文、中文双版拍卖海报(图8)。

    image010_meitu_17.jpg

    图8 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2018 年4 月11 日拍卖英文、中文双版拍卖海报

    这种做法的“指向性”尤为明显,正如阿拉斯泰尔·吉布森(Alastair Gibson,自款:<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员学会会员、坎特伯雷拍卖行顾问、独立中国艺术专家、古董经销商)于拍卖品简介(blurb)Introduction(前言)所云:

    弗伦菲尔德伊文思家族现在希望,这次拍卖将给来自世界各地收藏者拥有这些青铜器提供机会,而且希望其中一些是中国收藏者。

    这是利用中国人民的爱国情怀,趁机抬高拍卖价格!

    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此次为博取商业利益,不惜践踏人类社会普遍价值,为强盗销赃的大肆渲染,其力度之大超过以往几次“圆明园”文物非法拍卖。

    上文所及伊文斯家族并非初次拍卖圆明园抢劫文物。据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顾问阿拉斯泰尔·吉布森(Alastair Gibson)讲:1980年,该家族曾于苏富比拍卖大象香炉。同时,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官网“Sale Result”显示, 2017年11月28日曾拍卖一尊清“乾隆年制”款 “澄”字号掐丝珐琅香炉,估价10,000-15,000英镑,成交价37,000英镑。所附描述文字称:该器为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哈里·路易斯·伊文思(1831-1883)上尉之物,由其家族传至目前所有者。伊文思于“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先后参加1857年攻占中国广州、白云山,1859年进攻海河要塞,并负轻伤,1860年攻占大沽要塞,之后占领圆明园等一系列侵略战役(图12)。2018年1月11日,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官网“Blog”刊发一篇专文《Imperial bronze censer from emperor's Summer Palace sells for £37,000 at The Canterbury Auction Galleries》(圆明园的皇室铜炉在坎特伯雷拍卖行以37,000英镑成交)详细介绍该器拍卖情况。文中语句“A Chinese imperial bronze censer taken by a Royal Marine captain as spoils of war when the emperor’s Summer Palace was looted and burned after the fall of Peking in1860 sold for £37,000 at The Canterbury Auction Galleries。”(1860年北京沦陷后,圆明园被抢劫并被烧毁,一位皇家海军陆战队上尉从中拿走一尊中国皇室香炉作为战利品,在坎特伯雷拍卖行以37,000英镑成交)尤为醒目。该文如上述“Sale Result”,简要叙述伊文思“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参加侵略中国的一系列战役,且 “Blog”节录部分家信,涉及伊文思及英法联军“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占领北京、抢劫圆明园(图9)。而且,该器亦见于伊文思家族陈设场景照片中。因该次拍卖并未如2018年4月11日拍卖大肆渲染,所以不曾引发较大范围关注。

    image011.jpg

    图9 英国坎特伯雷拍卖行官网“Sale Result”


    上列句子中所体现出来的思维逻辑,我们无法理解。难道是现在的伊文斯家族希望现在的中国人,将他强盗祖先当年从中国圆明园所劫掠的中国文物“赎回”?亦即希望为强盗“销赃”,受害者再受伤害?如果理解不误,在此我想引用1861年11月25日法国浪漫主义作家的代表人物维克多·雨果在《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给巴特勒上尉的信》中对英法联军抢劫圆明园的评语:

    “我希望有朝一日,解放了的干干净净的法兰西会把这份战利品归还给被掠夺的中国,那才是真正的物主。”

    以及法国前总统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在法国历史学家贝尔纳·布里赛《1860圆明园大劫难》序言所说:

    “焚掠圆明园,对中国至为残酷,而英法两军殖民军则极其可耻!”

    道义、良知,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石!而尊重人类文化遗产,拒绝拍卖非法流失文物,无疑是在巩固这块基石!

    (本文在写作过程中,曾得到我驻英使馆于果先生的大力协助,深表谢意!)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