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道县鬼崽岭文化初探

    发布时间:2018-11-09 李 禧

    在我国,巫术是一个独特而繁杂的文化体系,交织着神话传说和艺术创造,所以巫文化遗存并不鲜见。在湖南道县距九疑山舜帝陵35公里处,道县祥霖铺镇田广洞村南一公里的鬼崽岭上,几年前发现了上千尊石像(图一)。当地人将小人(孩)昵称为“鬼崽崽”,鬼崽岭也因这批石像的发现被人推测为一座大型祭祀“坛场”。

    3-1_meitu_9.jpg

    图一

    鬼崽岭石像高约30至100厘米,从形态看,有将军、士卒、文臣、孕妇等,有的慈眉善目、貌若神仙,有的竖眉鼓腮、嫉恶如仇,有的蹲着,有的站立,均是由整块岩石雕琢而成,综合运用了打、啄、磨技术(图二)。从鬼崽岭的石刻特征来看,雕像造型及制作工艺独特,按时代先后依次堆积。大部分石雕像双手随意斜放于胸前,全身放松成坐姿状,曲左腿、垂右腿,呈交叉状,被认为是巫术常用的表达转命祈愿、沟通神人或者他界的神秘寓意动作。

    3-2_meitu_10.jpg

    图二

    传说舜帝百岁高龄起驾南巡,万里奔波,千般劳瘁,一曲忧国忧民的《南风》,竟在苍茫无际的苍梧山野成为绝响。舜帝因治水而亡于道县,于是就近安葬。而道县所在的广大区域,正是古时苍梧地区所在地。从鬼崽岭的山势是和土质来看,整座山像人为修造出来的,这里的土与其他山的土质截然不同,每下挖一层,土质和颜色都不一样,可能是从外地运来的,或者掩埋年代不同,具有阶段性。石雕的造型、石质也各不相同,各种雕刻的年代不一,最晚到唐代。其堆积特点极其明显,按时代先后依次堆积,顺序清晰。

    鬼崽岭遗址上的石像分布形式,被认为具有原始祭祀的性质,是巫术灵物的演变,具有镇避与驱逐、灭除和威吓的神秘力量。可惜由于时代久远,受地质和风化作用的影响,现存石像只能看出大体特征。

    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石像集聚于此?它们的作用是什么?众多疑问引起了国内学者的极大关注。当地人对“鬼崽崽”很敬畏。据当地传说这些“鬼崽”是“阴兵”,场内矗立着的两块石碑记载了这个传说,“有奇石自土中出,俱类人形,高者不满三尺,小者略有数寸,奇形万状……然能祸福人、生死人……此阴兵也,夜从山下来,闻鸡鸣而化石……”。鬼崽岭纯朴的当地村民都会讲述不知自哪一代人流传下来的关于“阴兵”的故事,言谈中充满神秘和恐怖的感觉。村民所说的“阴兵”就是散布在松林中的神秘石俑。村民们对那些不知来历,史书上也无记载的怪异石俑心怀崇敬和恐惧。长期以来,这片山野被当地人视为禁地,只有在家中或是村里遭遇大的灾祸或是战乱时,才会带上纸钱香烛到这里祭拜,求“阴兵”保佑。这种祭拜习俗代代相传。的确,在这片高大的松林里,茂密的树叶遮天蔽日,凉风嗖嗖,再加上地面遍布的鬼怪石俑,即便是阳光明媚的天气,也会不寒而栗。

    鬼崽岭石像群透露出浓重的神秘性、原始性和地域特色。由于年代久远,又无史料可考,所以它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但相关的巫术文化至今仍以风俗和神话的形式在部分地区传习。道县属于岭南山脉的北部,阳光充足。有“供米驱邪”、“撒米找魂”等巫风。在建筑庙宇时要在门窗下设“盐茶米”的红包,并加念咒语。“堂前供米神,邪鬼勿进门”。“撒米找魂”指小孩受了惊吓或者摔跤了,夜里哭闹就认为是丢了魂,于是就将米撒出屋外将魂喊回来。巫风祭祀分为庙祭、场祭、路祭和加祭等几种形式。从祭祀来看鬼崽岭的祭祀属于庙祭(图三)。所谓庙祭,就是有固定的场所、固定的祭期,而且还有相关的祭祀活动和礼仪。 

    3-3_meitu_11.jpg

    图三

    鬼崽岭石雕的来历是信仰、斩鬼、避瘟,相传与舜帝有关。鬼崽岭雕刻手工技术奇巧,以圆雕为主,是极具有特色,突出了巫术与宗教性质,带有敬神的滞重气氛。它的信仰对象是神,在敬奉神灵的背景下,为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提供了社会交际的契机,为在农耕社会的广大村民提供了扩大对外接触与联络的机缘。鬼崽岭雕刻是巫术与信仰的产物,以神庙作为固定的祭祀空间。有神灵故事信仰传说作为祭神的依据,民众焚香燃烛、烧符化纸、跪拜叩首、敬献供品、口念祷词。

    如今,与鬼崽岭类似的祭祀性雕刻已是凤毛麟角,其历史遗存已成文物,而鬼崽岭的祭祀传统亦已成为道县独具特色的文化。“春社,结彩架棚,迎春于东效,击长腰鼓,吹笙呜呜,团圜亦随舞跳……乐神作社,火炮烛天,相饮而罢。”这种祭祀在乡村生活中不只是信仰还具有农事的、节日的、社会的多种功用,表现出了多重的价值处向。面对疾病、灾害、鬼魅、凶险,初民以祭祀为依靠,借助动作语言、法器和道具等使用,以祭祀性的表演形式来掩盖穰镇性,让严肃沉重的信仰生透出轻松,最终让纳吉取代了惶恐。祭祀的对象为护农水神、除蝗的英雄、佑生的土地、保平安的神灵和财神等,祭祀的基本目标是丰稔丰收、人口平安、子孙繁衍、财源兴旺等。

    鬼崽岭的石雕是受惠于历史馈赠的地方财富,蕴含着巫文化、民俗文化和艺术价值,不仅有历史追踪的考察价值,也可从中发掘信仰史、民俗史、艺术史等资源。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