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磁州窑瓷器上的元曲

    发布时间:2018-10-19 王兴 王时磊

    进入金元时期,元曲取代宋词,成为独领风骚的新的文学形式。元曲兴起的中心是在大都(今北京),磁州窑正位于元曲普及的北方,尤其是元曲中运用了大量北方的方言俗语,通俗易懂,别有情趣,而且贴近百姓生活,适合民间口味。因此,元曲成为元代磁州窑瓷器上重要的书写内容。

    磁州窑瓷器上的元曲为散曲小令,散曲是一种配合音乐歌唱的长短句,所谓散曲是指分散的单只曲词, 是相对于整本的元杂剧说的。元曲是由宫调、曲牌和内容提示三部分构成。元曲中的宫调有十二种,分别是仙吕宫、南吕宫、黄钟宫、正宫、大石调、小石调、般涉调、商调、商角调、双调、越调。每种宫调分别表达不同的感情色彩。而曲调则多达335个,它们分别对应十二种宫调。但书写在瓷器上的元曲,往往忽略内容提示,标题上只有宫调和曲牌。如《高平调·木兰花》《双调·行香子》《中吕宫·七娘子》《大石调·风流子》等,但更多的元曲只出现曲牌,而不写宫调,如山坡羊、寄生草、落梅风、朝天子、庆东原、红绣鞋、喜春来、庆宣和小桃红等。其中不乏名家名人的曲作,更为可贵的是还有许多佚名的作品,不仅可以展示元曲的原生态状况,而且能够充实和补正元曲的内容,寻觅元曲在民间流传的踪迹。

    元曲一般字数较多,所以它均书写在器型较大的枕和体量较大的瓷瓶上。为使字体少占地方,篇幅较长的元曲还采用剔划的手法进行书写,虽不如毛笔字潇洒流畅,但笔划细密,布局严谨,颇具硬笔书写的功底。同时元曲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因而成为瓷器断代的重要依据。下面介绍10件有代表性的带有元曲的瓷器。

    这件瓷枕(图1)为豆形,通体施绿釉,立面环周有随意勾划的线条和卷草纹。枕面用五条细线勾成豆形开光,开光外为卷云纹,豆形开光内又划出一个长方形的框,框的右侧写有曲调“高平调”,左侧写有曲牌“木兰花”,框上为一朵牡丹花卉,框中为诗文:“过邯郸故国,遣行客,感伤多。见旧日楼台,昔时禁苑,狐兔为窠。英雄到今何在,漫遗留旧迹葬高坡。空有折碑坏冡,岁深丽渍文讹。  蹉跎。暗想荣枯,今古事,类南柯。(被)似箭光,论贤愚贵贱,迤逶消磨。百年有如闪电,任蝇头利禄且休呵,假使功名宝贵,问君终久(究)如何。”这是一首凭吊赵都邯郸古迹的感伤之作。赵国曾是战国七雄之一,邯郸曾是赵国的都城,刘邵曾在《赵都赋》中尽情描绘了邯郸的雄伟与奢华,而眼前的赵都却是狐兔为窠,遍地折碑坏塚,今昔盛衰的对比,引发出诗人不尽的感伤与怅惘。

    1.jpg

    故宫博物院收藏绿釉划花豆形“木兰花”词曲枕(图1)


    此罐(图2)通体施绿釉,釉下墨书“山坡羊”:“猛听得情人呼唤,小妹妹不得方便。你敲得窗棂儿连声响,险些儿不着爹娘瞧见。唬得我站立在门前,亲亲不知在哪边?听了一声心肝肉儿,唬得奴浑身汗。告哥哥你且回家也,小妹妹不得回转。听言,好夫妻不得团圆。”词曲完全是元杂剧的唱词,通过通俗生动的语言,将男女私会的动作及心理活动表现得惟妙惟肖。绿釉瓷器过去被认为是金代的产品,但上述两件瓷器上的元曲,表明元代也生产绿釉瓷器。

    2.jpg

    山东蒙阴出土绿釉划花“山坡羊”词曲大罐(图2)

    这件瓷枕(图3)为河南当阳峪窑烧造,枕为书页形,长49.5厘米,宽19厘米,高13.6厘米,枕形硕大,属两人共用枕。由于枕面上的诗文均为缠绵悱恻的情诗,说明它为“同床共枕”的夫妻枕。枕的四壁和枕面的边框剔刻着连绵的绿叶纹,线条流畅素雅。绿叶围合的两片白色书开页形开光内分别写有两首曲,曲调为“中吕宫”,曲牌为“七娘子”:“月明满院晴如昼,浇池塘,四面垂杨柳。泪湿衣襟,离情感旧,人人记得同携手。从来早是不廊溜,闷酒儿,渲得人来瘦。睡里相逢,连忙走,只和梦里厮混逗。”另一首为:“常记共伊初相见,对枕前,说了深深愿。到得而今,烦恼无限,情人觑着如天远。当初留意非情浅,奈好事,间阻离愁怨。似捎得一只珠,珍珠米饭,嚼了却交别人咽。”曲文描写了主人公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后,离情的伤感也怨愁,表达了相爱不能相守的缠绵悱恻的思念之情。因是写在双人共用的枕上,更增添了漫漫长夜的惆怅之感。

    3.jpg

    这件瓷枕(图4)上的元曲曲调为“双调”,枕为亚腰形,长25.5厘米,宽13.5厘米,高13.3厘米,河南窑烧造。瓷枕两端为正方形,中央各有一气孔,周围饰黄地绿叶、白色五瓣花朵。枕的前立面满饰黄地、白叶、绿色花蕾纹带,中部束腰处为绿地,刻划行书词寄“庆宣和”四首。第一首:“人生百岁七十多,受用了由它。捻指数,光阴急如梭,每日个快活。”第二首为:“生辰日,酒满杯。只吃得玉楼沈醉。落梅风,将来权当礼,每一字满寿千岁。”第三首为:“寒山拾得那两个,风风磨磨,拍着手,当街上笑哈哈,倒大来快活。”第四首为:“荣华富贵我不知,来□□提。每日醒醒□□沈,只不谈岁非。”人生七十古来稀,在寿宴上,老人潇洒快乐的神情感染着每一个人。寒山、拾得是两位著名的师僧,也是后人传说中“和合二仙”,他们行迹怪诞,言语非常,超凡脱俗、自由自在地享受快活人生。

    4.jpg

    首都博物馆收藏三彩划花“庆宣和”曲文枕(图4)

    另外,洛阳博物馆收藏的三彩划花“庆宣和”“赏花时”曲文枕、日本松冈美术馆收藏的三彩划花“庆宣和”“落梅风”“喜春来”词曲枕、安徽省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收藏的三彩划花“寄生草”词曲枕,从造型、纹饰、词曲小令风格、书法笔体等判断,均出自一人之手。

    此瓷枕(图5)长27厘米宽18.5厘米高12厘米。枕为长方八角形,枕的立面为一圈缠枝花卉,枕面用粗细线组成边框,枕面中央有一长方形框,方框外侧,右端为曲调“中吕调”,左侧写有曲牌名“满庭芳”,方框内为词曲:“绿水澄清,轻云微暮,败叶零乱,空阶画堂人静。明月夜徘徊,又是重阳近也。闻几处砧杵声,催西窗外风摇翠竹,疑是故人来。临高空伫立,新愁未尽,往事难猜,问槛边金菊,还以谁开。漫到愁来滞酒,酒未尽,愁已先回,凭栏久,金波渐远,白露点青苔。”曲中描写了重阳时节,暮色沧茫,作者登高远眺,遥望空中明月,近观盛开的金菊,心中的愁绪,如浮云般在无边的秋夜中慢慢散开。

    5.jpg

    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白地黑花“满庭芳”曲文枕(图5)

    此枕(图6)为云头形,长27.4厘米,宽18.5厘米,高12.2厘米。枕为云头形,枕的立面为一圈卷草纹,枕面用粗细线组成边框,枕面中央有一长方形框,方框外侧右端为曲调“大石调”,左侧为曲牌名“风流子”,方框内为词曲:“洛阳西楼,悗踈(疏)林外,翠霭碧烟。浮想三千丽质,到今何在,凤楼空锁,寒雨深秋。因追念,自古兴与废,怎不遣人愁。繁华巷陌,绮罗台榭,半来禾黍,半是荒丘。潇索西风里,凭栏久空,恁遣我凝眸。堪叹旧游,满目一梦愁愁。又早是,对景伤怀,那更岁华踪迹,荏苒淹留。欲问恨情多少,洛水东流。”词曲描写了曾经昌盛至极的洛阳城,如今人去楼空,满目萧瑟,高台厚榭已化为荒丘,昔日的繁华已随洛水东流而去。

    6.jpg

    河南禹州钧官窑址博物馆收藏扒村窑白地黑花“风流子”曲文枕(图6)


    枕为(图7)云头形,枕的立面为一圈卷草纹,枕面用粗细线组成边框,枕面中央有一长方形框,方框外侧右端为曲调“双调”,左侧为曲牌名“行香子”,方框内为词曲:“寒暑催迁,名利萦牵,得禄时平地神仙。忙中光影,最哀长年,也有人,也由地也由天。春风似杳,秋水香莲,小池塘杨柳轻台。一筇床畔,千卷窗前,有时行,有时坐,有时眠”。词曲描写了一位读书人通过寒暑苦读而步入仕途,虽然忙忙碌碌,但闲暇时节,回到自己的书房,看着窗外池塘内的莲花和岸边的杨柳,却也悠闲自得。

    QQ截图20181019105801_meitu_1.jpg

    故宫博物院收藏扒村窑白地黑花“行香子”曲文枕(图7)

    此枕(图8)为河南新密窑沟窑出产,为八角形,长25厘米,宽21厘米,高12厘米,许昌老城采集。枕面由外两条线、内单条线组成的边框,边框涂饰黑彩,边框内依八角用竖线分成八部分,内剔划波浪纹。枕面开光内右侧为曲调“黄钟宫”左侧为曲牌“记得慢”,中间为词曲:“群花伴岸渐煦日,黄骊巧弄春色。乍雨乍晴天气,将近寒食,病酒是甚情怀,往事杳无消息,新雁少争如向日,未与相识。而今怎忍轻掷奈笑语,兰堂欹醉瑶席。自恨对花临月,长是思忆。邃馆正夜如年,旧恨新愁堆积,才了依前又还记得。”词曲描写清明时节,主人公望着满目的春色,心中充满了思念的愁绪,只得借酒消愁,度日如年。

    8.jpg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白地黑花“记得慢”曲文枕(图8)


    这件瓷枕(图9)上的元曲曲调为“中吕宫”,1984年磁县城南加油站元墓出土。枕呈长方形,长28.5厘米,宽16.5厘米、前高11.5厘米,后高14.2厘米。枕底印有上荷叶覆盖下荷花承;托的竖式“王家造”窑戳。枕的三面书文字,枕的前立面开光内题六言诗一首,后立面开光内书小令一首,枕面开光内行楷书“山坡里羊”小令一首,:“风波实怕,唇舌休卦(挂),鹤长鹤短天生下。劝鱼(渔)家,共樵家,从今莫说贤鱼(愚)话,得道助多失道寡,渔(愚)也在他,贤,也在他。山坡里羊。”这首小令为元代陈草庵的“叹世”之作。陈草庵是元代有名的散曲作家,这首小令曾收入《全元散曲》中,书中称“山坡羊”,而瓷枕上则称“山坡里羊”。

    9.jpg

    磁州窑博物馆收藏白地黑花“山坡里羊”曲文枕(图9)

    这件瓷枕(图10)上两个曲调均为“中吕宫”。枕为长方形,长31.5厘米,宽17.8厘米,高16厘米。枕的前立面开光内为墨竹纹,后立面开光内为折枝牡丹,两端分别墨书“高枕无忧”“招财利市”,枕面以五道细线组成边框,开光内楷书“越调·斗鹌鹑”:“(鹤)背乘风,朝真半空。龟枕生寒,游仙梦中。瑞日融和,祥云峙耸。赴天阙,游月宫。歌舞吹掸(弹),前后簇拥。”“紫花儿”:“昼锦堂筵开玳瑁,玻璃钟(盅)深(盏满)泛流霞,博山炉细袅香风。屏开孔雀,褥隐芙蓉。桧柏青松,瘦竹寒梅浸古铜。清(暗)香浮动,品竹调弦,走斝飞觥。”“斗鹌鹑”以丰富的想象,描写了仙鹤云游天阙和月宫的情景。“紫花儿”描写了盛宴上的富丽堂皇与豪华的排场。这两首小令出自蒙古贵族童童学士,他曾任集贤侍讲学士。泰定年间升任河南行省平章,后又调任江浙平章政事。此小令为作者在江浙任职时所作。

    10.jpg

    磁州窑艺术博物馆收藏白地黑花“斗鹌鹑”“紫花儿”曲文枕(图10)

    元曲是由宋词演化出来的,辨别瓷枕上的元曲,难度是如何区别两者的不同,从上述曲文中可以看出,宋词为中原的曲调,雅致、庄重,更具文人气息,而元曲主要是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曲调,因而通俗、风趣,具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