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合肥李氏祖容画像考释

    发布时间:2018-09-18​ 吴 胜

    祖容画像是根据祖辈面容绘制的人物肖像画,通常悬挂于宗族祠堂或居所厅堂,用于对逝去先辈的追思和缅怀。祖容像是祖先崇拜行为的产物,既能反映特有的民间习俗,也是儒家伦理道德和宗法观念的体现,记录下珍贵的历史信息。李鸿章故居陈列馆藏李氏家族祖容像,采用立轴装裱形式,纸本设色,画心高2.5米,宽1.0米。画像为四代容,为目前的合肥李氏家族祖容像中仅见。由于历次战争和政治动乱,李氏家族遗物极少,这幅祖容像对李氏家族史和地方民俗研究大有裨益。

    @@14738@@72790_qiany_1536635936305_meitu_7.jpg

    李氏家族祖容画像全图

    画像介绍

    此巨幅祖容画像为纸质,画工精美,画中没有像赞、木主和山水草木等。画像中人物众多,自上而下有四代,共十二人。第一和第二代各有一对夫妇,采男左女右的排列方式;第三代和第四代有两对夫妇,男性居中,女性位于左右两侧,居右者男性年龄明显大于居左者,年龄和地位应当较为尊祟,与盛行祖容像的安徽徽州地区的画像方式极为相似。

    画中人物皆为坐姿,正襟危坐,凝神平视,挺腰直脊静坐于虎皮黄色木圈椅上。圈椅背景中的虎首栩栩如生,极为传神,虎爪有力。男性皆身着裘皮大氅,头戴镶珠宝珊瑚的顶戴花翎,只在内服下侧露出团龙图案,在官服下边为黑面白底官鞋,右手撑柱于膝,左手环于腰际,左侧的男性手势略有区别。女性皆身着一品诰命服装,装束和手势基本相同,头戴黄金镶珠宝珊瑚的凤凰冠,双手呈环形入袖,双脚被诰命服装遮盖。整幅画以饰有牡丹、水仙、蜡梅和蝙蝠等传统吉祥图案的地毯为背景。

    从画像中人物的五官相貌、神态、体态、服饰到背景的地毯和圈椅来看,线条流畅、笔触沉稳,人物表情镇定,体现出威严与睿敏,森然有庙堂之气。画像构图精到,绘画技法精湛,显示出画者的高超技法。此画由丹青妙手采用上乘的原料调制而成,时隔百年,金粉与颜料仍然没有脱落,颜色鲜明,基本保持了原样,令人惊叹。

    像主考释

    现有四修《合肥李氏宗谱》和1925年五修《合肥李氏宗谱》中都未收录祖先画像,综合捐赠人所述和家族史、李氏家族所遗照片等资料综合判断,十九世纪中后期,西方照相技术已传入中国,李鸿章家族位高权重,多有照片传世,经与馆藏照片比对,发现第二代女性与照片中的李母和第三代男性居右者与李凤章照片极其酷肖。因此判断像主是李殿华夫妇、李文安夫妇、章字辈两对夫妇(其中一对为李凤章夫妇)和经字辈两对夫妇(其中一对为李经翊夫妇)。

    @@14737@@72789_qiany_1536635935899_meitu_6.jpg

    李文安像

    第三代与第四代有并排两对夫妇,似是反映出家族中别有隐情。经查《合肥李氏宗谱》,原来李凤章虽广有资产,妻妾众多,却只有两个女儿,未有子嗣相承,分别从堂兄章启和六弟昭庆处过继经藩和经翊,其亲子经祜夭折后由媳抱养经翊子国澄将宗嗣传绪。此幅祖先画像就是反映了这种关系。第三代夫妇中男性居右者为凤章,这与馆藏照片相比照得到确认,而左侧男性为昭庆。第四代男性右侧为居长的李经藩,左侧为李经翊,反映了家族的宗祧继承关系。

    画中男性确定后,女性身份按合肥地区的传统,应当是正室,方可与夫君一起共同为后人瞻仰。

    由祖容像反映的史实与习俗

    安徽地区祖先画像多绘有木主、人物、山水和草木等,及延请名家写的像赞,记述像主的事迹,但合肥地区发现的祖容画像较少。在裱装画像时发现,整幅图无拼接痕迹,应是一次性画就。依此推断,祖先画像应依据原有家族画像而作,由此可看出家族有祖先画像相传,证明合肥地区有祖先画像祭祀的风俗。据清嘉庆版《合肥县志》载,“除夕,换桃符,书春帖,祭五祀及先祖,辞岁迎灶神,守岁,有彻夜者。”在庐州府地区,《肥东县志》和《肥西县志》中都有记载,有些地区如官亭、高刘一带是在年二十三由家主背先祖牌位回家,大多在除夕吃年饭前,悬挂出祖先画像进行祭拜,落灯后收起。

    由画像还表现出家族错综复杂的继承关系。六弟李昭庆分别将长子经方、四子经翊过继仲兄鸿章和五兄凤章。李凤章膝下无所出,只有两个嗣子经藩、经翊,皆由兄弟过继而来,独子经祜夭折后,由经翊子国澄出继,立继关系都未出五服。

    清代继承法严格,立继的宗祧继承人须具备血缘关系,而且昭穆相当,并允许以独子兼祧等,这在祖容像中都有体现。

    祖容中诰命服装应严格按照官方和家谱记载表现,官职的品级和规格都以工笔画出,不能稍有僭越。李家男性祖先自李殿华以降,四代人均担任或追封累获一品官衔,按通常画法应当身着一品官服,但画中皆身着裘皮外衣,却又头戴一品顶戴,身佩朝珠,而又露出团龙图案。裘皮在清中期后成为富贵的象征,画师匠心独运,巧妙运用裘皮外衣,似是不经意却又清楚凸显出家族地位崇高和声名显赫,这与《李氏宗谱》的记载相符。清制,李鸿章兄弟既可向清廷申请封赏祖父母,也可荫及子孙。李鸿章兄弟官位累迁,其祖先的封赏也多次提升。据《合肥李氏宗谱》所记,从咸丰元年直至宣统年间,仅李鸿章祖父李殿华就累次被封赏为通议大夫、资政大夫等一二品高级官职,其夫人被封为诰命夫人,达到十次之多。李鸿章家族自1838年李文安考中进士后,长子瀚章次子鸿章同时出任总督,为有清一代所罕见,尤其李鸿章更是成为晚清举足轻重的大臣,合肥李氏终成江淮巨族。

    @@14740@@72792_qiany_1536635937522_meitu_2.jpg

    祖容像细部一

    @@14739@@72791_qiany_1536635937085_meitu_1.jpg

    祖容像细部二

    李氏兄弟都是有着鲜明地域和人脉关系色彩的淮系军政集团重要成员,影响晚清政坛时局。像主文安对创立淮军厥功甚伟,像主凤章、昭庆都曾担任淮军的前敌指挥,统军数千甚至上万人,与太平军及捻军作战多年,战后都担任要职,在淮系集团中具有重要的地位。

    综  述

    李氏家族由于晚清军政重臣李鸿章的影响,在建国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备受冲击,许多后人被批斗、抄家,大量珍贵的家传文物散失毁损。此次李氏家族四代容为首次发现,为李鸿章祖父殿华夫妇、父亲文安夫妇和五弟凤章、六弟昭庆夫妇与侄经藩、经翊夫妇群像。画像画工精湛,融入了西方的肖像画技法,堪与近代照相技术相媲美,说明以纪念和祭祀为主要目的、力求逼真的祖容画像技术至此已臻于化境。欧洲摄影技术东传中国后,照相摄影放大和印刷技术迅速提高,而且价格更便宜,摄制更方便,明清以来盛极一时的宗祠祖容画像便逐渐取代,逐渐消亡了。李氏家族祖容像的绘制时间正处于传统画像技术向近代照相技术过渡的时期,出自名家手笔,堪为此阶段代表作品之一,弥足珍贵。

    此画像填补了李鸿章家族部分重要人物肖像的空白,对安徽地区的封建家族、社会风俗和地方史的研究同样具有极高价值。其中李鸿章祖父母李殿华夫妇和李文安的形象等都是首次出现。画像中同时出现了李文安及李凤章、李昭庆等人的画像,为淮系集团的研究提供了新的重要素材。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