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全国优秀古迹遗址保护项目评选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工作研究

    工作研究

    藏品传播的新媒介

    发布时间:2018-05-15朱芸芸


    博物馆举办展览,观众来到博物馆观展,以博物馆为平台,搭建观众与藏品之间的桥梁,这虽是常见的模式,却也正在转变。


    新媒介  新传播


    2017年,《国家宝藏》这个节目火了,九大博物馆,27件国宝,以央视为平台,上演一场文化饕餮盛宴。毫无疑问,《国家宝藏》是一档电视节目,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思考,这何尝不是一场“展览”?观众通过观看这场“展览”,获得了丰富的藏品信息。除了电视节目之外,网站及公众号、视频直播平台等等也都是很好的新媒介。在保证陈展内容质量的前提下,博物馆应当思考通过多样化的形式,将展品生动饱满地展现给更加广泛的观众。

    微博或公众号。网站流览其实是被动式的,需要观众想起来,去点击,去找信息;微博或公众号是主动式的,博物馆可以自主的推送信息。现在进入一个博物馆,如果想使用其WiFi信号时往往都需要关注该博物馆的微博或公众号,博物馆的公号自然就多了一个用户。这样一来,博物馆可以时不时地更新,时不时地提醒观众来看展或者把藏品信息以更生动的形式直接推送给观众。而观众可以互动留言,“小编”会简要回复,增强了观众的参与感。

    直播。2016年7月,国家文物局官方微博“@中国文博”与新浪政务微博合作开展了“约会博物馆”直播月,由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苏州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山西博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首都博物馆等13家博物馆推出17场直播,观看人数达150万,点赞人数达200万。随后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甚至非国有博物馆都有过类似尝试。摄像机、主持人、专家,占用并不多的资源,让观众可以对藏品有另一种亲近体检,并通过弹幕的形式,与主持人、专家及其他观众互动。

    节目。《国家宝藏》用现代的视角、新潮的方式讲述了博物馆的前世传奇和今生故事,吸引了广大观众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关注。根据相关报道,《国家宝藏》基于央视这一主阵地主话题#CCTV国家宝藏#阅读量达18.7亿,粉丝讨论量破100万,居文化类综艺节目第一。5万豆瓣网友给出9.2的高分,节目一举荣登豆瓣年度内地综艺榜首,央视狗年春晚还特别设置了“国宝回归”环节。再谈《国家宝藏》,其实2009年、2011年也有一档类似的节目,是个系列纪录片,仅仅看豆瓣网站,虽然评分不低,但是2009年的节目网友仅有短评6条,2011年的节目有短评11条。同样是央视制作,质量精良,但是《国家宝藏》的观众数量显然实现了飞跃。


    新媒介  新优势


    无论传统还是新式传媒,都是博物馆拿出藏品,通过多样的阐述展示手段,将信息传达给观众,但也有所区别:

    观众量的差异。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故宫展出清明上河图,观众排队十个小时,实际看展品十分钟。其实展览中有电子显示屏幕,是该图的数字版,可以清楚展示每个细节。如果有渠道能够看到数字藏品,也许排队的人群中会有人选择观看电子版。当下信息传播技术日益发展,博物馆可以通过各种多媒体渠道吸引更多的观众。

    信息量的差异。这或许也就是《国家宝藏》获得成功的原因之一。以《千里江山图》为例,初看图,于普通观众来说,不过就是一张古画而已。但是通过节目,不仅看到图,还了解了此图所处的时代背景以及绘画技法、颜料方面的知识。

    互动量的差异。传统方式相当于填鸭式教学,只管宣教而不注重与观众沟通。新式传媒中专家、公众人物、现场观众、电视机观众、网络网友等等,在不同的时间空间,共享一件件藏品的信息,通过发帖留言评论、弹幕、朋友圈,进行着广泛的交流评论。无需调查问卷,就可以了解观众的真实想法,可以促进改善藏品相关展示工作。


    新媒介  新效益


    博物馆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是应当考虑供应高质量的文化产品从而获得资金,以此反哺文物保护。当传播流量形成规模,在当下知识付费的时代,博物馆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资金,包括广告收益,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付费产品。博物馆具有教育功能,博物馆可以自主开发课程,或是与社会教育机构、旅游机构等合作组织博物馆游学等活动,都是很不错的选择。周末或者假期,通过游学活动,观众转化为学生,可以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一起在博物馆里交流学习,从更深的角度认识藏品,或者依托藏品的特征元素开展延伸学习活动。而除了实体课程外,网络课程的开发也方兴未艾。比如国外“十万少年漫游世界十大博物馆”的项目就凸显了远程课程的优势,50人的团队,前往10个博物馆,每场2小时的视频,让来自逾18万个中国家庭的孩子拓展了眼界。每个家庭向制作方仅仅支付19.9元。

    流量变现。庞大的观众群也可称为流量,而流量就可以搭载广告、文化产品推广、线上主题活动等方式获得效益。近年来,博物馆把目光都过多集中在文化创意产品的开发上,反倒是让创意产品同质化。不如把目光放开,依托优秀而丰富的藏品资源,制作更多的直播、小视频等节目,让藏品得以与更多的观众见面。

    资源利用。博物馆的藏品资源是祖先流传下的宝贵文化资源。文化、设计、创意、艺术等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不一定有精力跑遍实体博物馆获得文物藏品信息,即便到了博物馆,所陈展的藏品也有限。而通过新媒介传播,藏品有了更多的渠道与社会大众见面,有了更丰富的形式讲述自己的故事,从而让观众更加深刻地了解熟悉其历史艺术科学价值,汲取其精华,转化为新的社会价值。同样,观众从新媒体上获得藏品的信息,进而激发亲眼目睹的冲动,仿佛追星族一般来到博物馆观看藏品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由此带来交通、住宿、餐饮、文化产品销售等消费,从而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国家宝藏》第一季研讨会的主题是“国家舞台的创新与坚守全媒体时代的引领与传播”。2018年国际博物馆日主题确定为“超级连接的博物馆:新方法、新公众”,就是要“通过新的藏品阐释手段找到新的观众”。当下媒体技术发展已经改变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新时代应当有新的藏品传播理念,新媒介将为观众带来更多的选择,也为藏品的保护及活化利用带来新的机会。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