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品 曾 园

    发布时间:2018-03-09

    2pinweizengyuan_meitu_2.jpg

    说起江南名镇,容易使人想起粉墙黛瓦、小桥流水,幽巷长街。常熟就是其中一例。在古镇中倘佯,最不能忽略就是密如织网的小街小巷。千万不要以为那里粉墙斑驳、老宅破旧而随便轻怠,行到巷深处,卧龙藏虎地。不经意推开宅门,会有谁家院落谁家花的惊叹。可以穿过书院街向右拐向山塘泾岸,或者步入荷香馆,再走向翁府前更幽深巷陌;也可以顺着九万圩西流水穷处,走过已在拆除破旧的小屋老宅,走进一座常熟古典苏式园林——曾园。

    曾园,旧称“虚廓村居”。“虚廓”一词,据说源于《淮南子·天文训》之“道始于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气”,有些老庄哲理。“虚廓园”主题是虚,不是虚极之虚,而是天境涵虚,空阔寥寂,孤处独享之“虚”。地理位置是西城楼阁之畔,虞山青峰之下,近西门外,半城半野,亦郊亦村,才能称之“虚廓村居”。走进园门见到楹联:兰有群清竹无一曲,山同人朗水与情长。劈面清水方砖影壁上书虚廓村居,翁同龢手书,像一张古色古香的名片,楹联便是广告词。

    曾园算得上苏州古典园林一脉。虽然没有拙政园、留园那样排场、那样雍容华贵、那样精雕细作,但同样有苏园那样深厚的底蕴,深邃的历史。

    长生君子室门前红豆老树,历400多年沧桑,劫后逢生,仍然古枝交柯,生机勃勃;归耕课读庐前的明代香樟,依旧是参天浓荫,繁茂不息;还有一株有着同样年龄的白皮松却夭折在今天。曾经被誉为“曾园三宝”,痛失一宝。雕梁易构,古树难求。它们是活着的历史,从明代御史钱岱小辋川一直延续到现代,经曾园平添文化的厚重,注入沧桑气脉。两棵古木仙风道骨,游人仰望着古木,会心生敬畏。红豆与古樟已是曾园的标识。

    “归耕课读庐”是昔日园主的书房。匾为吴大澂所书,并刻有兰亭序,是当年曾朴之父曾之撰课子读经和接待宾朋之地。书房是静的,三面临水。在书房里推开北窗,便是坐拥山水,水是曾园的中心主题,水是流经九万圩的活水,注入园内荷池。临轩凭栏可以养眼忘倦,也可看山,不是远眺,而是俯看倒映在荷池里灵动的虞山。山水都是借的,明月清风不用钱买,“奇峰青耸数重嶂,流水绿城几个弯”,曾朴祖父曾经撰写在书房里的楹联,直白得很熨贴。这是苏州园林造园的妙处,曾园也深得三昧。

    曾家父子是喜欢种花的,特别是曾朴。他种过杜鹃、月季、菊花、兰花,但更喜欢的是荷花。曾园有大片荷池,不知是否效仿拙政园远香堂的意境?文人雅士都寄情花木,曾园的荷花,表达园主意趣和追求,更多的是园主的自况。所以到曾园,荷花是不能忽略的风景。在不倚亭眺望,对面的“归耕课读庐”一半临水,复式鸳鸯厅应是半厅半榭。荷花盛开可以坐拥莲花世界,亭内回望,不倚亭的漏窗里,又裁出荷池岸柳别样景致。亭外曲桥九折,步换景移,赏荷层次丰富,几尾红鱼若隐若现,有“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的意趣。游人就是岸上的鱼,池中锦鳞就是子非鱼的鱼。曾朴被历史恶谥为鸳鸯蝴蝶派,但鲁迅先生对曾朴的《孽海花》评价中肯。池荷西北筑有“超然榭”,两面临水,可纵览全景。前有曲榭,上有紫藤下有朱栏,万绿丛中一抹口红,有点脂香粉腻。读了榭内于右任抱柱对,荷莲有了禅意,园主应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叹世事沧桑,有点超然脱俗。

    然而,“虚廓村居”并非虚极静笃,也是虚中有实。大片池水空阔占为虚,经曲桥问东,兀立黄石假山即为实。名曰“小有天”,别有洞天,亭有揽月,洞有石室。假山出自叠石名家庄亦耕之手,与戈裕良叠燕园黄石假山齐名,在苏州,戈裕良叠石环秀山庄是闻名遐迩,但在常熟小洞天出于名家之手,知晓率不是很高。假山上树木荫翳,鸣鸟上下,但树木没有“花园子”的治理,过于疯长,实得有些不透气。虚实相间,景观才可相生。在一棵老朴树旁有“啸台”,可学阮藉长啸,一吐胸中块磊之气。除了虞山黄石,还有一块“妙有”太湖石不可不看,皱、瘦、透具备,上有曾氏父子的撰作和铭志,默然站立,孤独百年。

    曾家为书香门第、官宦之家,尤其曾朴为晚清著名小说家,交友广泛。园林宅第又是文人觞咏之地,所以曾家花园自然名迹很多,在曾园东北侧的游廊,就有石刻书条石,镶嵌在粉墙之中。曾园的游廊太平直,缺少迂回曲折。曲径固然通幽,但长廊可以了然,各有异趣。廊壁主要碑刻有《勉耘先生归耕图》《山庄课读图》,由李鸿章、张之洞、翁同龢、张謇、吴大澂、何绍基、伊秉绶、杨沂孙等诗文题记石刻,除了展示曾家与达官乡宦交谊之显赫,石刻中真、草、篆、隶,颜柳苏黄米蔡赵董各路书体,更多的是欣赏书法艺术,但鲜有游客驻足,阳春白雪,和者必寡。碑廊中排列略显凌乱,可想这些碑刻命运坎坷,阅之怆然!曾园碑廊,是对园林的艺术“补白”,也是对私家园林历史的注脚。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