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忆 饶 公

    发布时间:2018-03-09

    yiraogong1_meitu_5.jpg

    2018年2月6日,香港的饶宗颐饶公辞世回归天际。笔者是在当天的下午从手机微信上看到了消息,当夜竟久久不能入睡,索性坐在书桌旁翻看饶公的巨著《殷代贞卜人物通考》《甲骨文通检》与施议对的《文学与神明:饶宗颐访谈录》,这时接到中国殷商文化学会老会长王宇信先生的电话,向笔者通报饶公去世,并嘱写此文以致悲念。

    yiraogong2_meitu_6.jpg

    1999年8月隆重纪念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时,饶公专程从香港来到安阳出席纪念活动,并在纪念大会上做了专题发言。笔者因服务大会认识了饶公。也是在这次纪念活动时,王宇信先生当选为中国殷商文化学会会长,召集并主持了关于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与会专家学者倡议签名活动,安阳市从此正式开始了殷墟申遗工作。之后的2001年9月,王宇信先生安排时任安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学法与笔者一同与他到台湾,出席台湾大学举办的“海峡两岸玉文化研究会”。我们出席会议的真实目的,是宣传殷墟申遗工作,希望得到海峡两岸学者的支持。途经香港,拜见饶公,争得支持。9月18日到达香港的当晚,身为香港中文大学校董的饶公,率学校一干师长在香港的世贸大厦顶层大宴会厅,招待我们大陆一行赴台的80多位同仁。席间,饶公来到我们的餐桌前,特意嘱咐我们,从台湾回来途经香港时去他家做客。

    回程途经香港,我们入住香港中文大学安排的公寓,即与饶公电话联系。饶公详细告诉我们前往香港跑马地他住处的乘车线路等,可见饶公对我们拜访的重视。我们乘公交车前往跑马地,一行5人有王宇信先生,杨学法副主任与笔者,还有时任中国殷商文化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宋镇豪先生,河南省社科院历史所所长李绍连先生。由于中秋节即将到来,去时特意将在台湾时董作宾先生哲嗣董玉京、董敏兄弟送的精美月饼带了过去。到了饶家,见到身着黑色西装系着红色领带的饶公时,我们再次感受到了饶公对我们来访的重视。在客厅稍坐片刻后,饶公带我们下到三楼书房看他蔚为大观的藏书,后由他女儿安排到他家附近的皇家酒店用餐。

    饶公的招待餐为自助餐,坐在舒适的沙发座上,按需自由取食,我们边吃边聊。谈到有关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情况时,饶公说:“以前不兴说什么世界遗产,要说殷墟早应该是世界遗产,殷墟不是世界文化遗产,那么就没有世界文化遗产了。”可见饶公对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认知与支持。杨学法副主任虽在政府部门任有公职,但也是一位学者,对佛学、易学都有很深的造诣,有他面对饶公这样的佛学大师,当然不会放过求教的机会。他请教饶公“大明咒”有没有确切的涵义,饶公说:“六字大明咒即大慈悲观世音菩萨咒,六字中每一字都有确切的意义,有光明、智慧、清静等,对应于凡间贪、瞋、痴、傲慢、嫉妒等烦恼。”杨学法副主任当年59岁,但在饶公眼里,还是年轻人,很受饶公赏识,他对王宇信先生说:“这个年轻人很有学问。”席间,笔者到餐台为饶公取了一碟菜蔬,但饶公说:“我不吃这个,你给我取肉来,老年人吃点肉好。”趁着为饶公取肉的时机,急忙向饶公请教甲骨文书法的用笔,饶公用手指慢慢在桌面上画了个“十”字,说了四个字“横、平、竖、直”。之前笔者也曾与董玉京先生探讨书写甲骨文字。玉京先生认为,甲骨文字的基本笔画为“点、线、曲”,而笔者则认为甲骨文的笔画实际上只有“线”,因为甲骨文多为契刻,“点”也由短线表现,“曲”则是线的一种形式。如言直线(包括短线)求稳,曲线求变,那么,线的平且直实如同大厦之基石,决定一切。饶公的“横平竖直”启示笔者真正领悟了甲骨文书法的笔意,受益终生。

    时光匆匆,转眼18年过去了,当年饶公慈祥的音容笑貌宛在。饶公给我们讲他的过去,讲到甲骨文对他人生的影响。他早年从事教学很有成就,但由于港英当局的歧视,讲师一干就是十多年,连个副教授都晋升不上。1955年董作宾到香港大学当教授,董先生凿破鸿蒙最早发现了“贞人说”,受董先生启发,饶公研究甲骨卜辞中的贞卜人物,所著《殷代贞卜人物通考》获法国汉学儒莲奖,英国人再也不敢另眼相待。赵元任、杨步伟在纪念董作宾先生的文章《回忆彦堂中的声色》中曾写道:“人人对于纪念朋友或悼念朋友,大半总喜欢写些他生平多么伟大和颂扬他的功绩,往往给他生平的趣史和日常的行动却不提一字了。我们对朋友不是不恭维,可是同时也愿意在纪念他时,就回忆到他的平常的生活如在目前一样,觉得他并未和我们隔开一个世界,只想到他眼前不在我们一道,还在那儿似的,所以意念他时还像和他通信或当面谈笑一样。”笔者以为,我们忆饶公,祭饶公,都应有这样的心态,无论是人类的文明和在天的神明都与我们同忆同祭。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