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先进集体与先进工作者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那些时光:我的嘉定影像情结

    发布时间:2018-03-06徐征伟

    @@12784@@61884_qiany_1519869869695.jpg

    1984年,嘉定图书馆少儿阅览室

    我是一个嘉定文史工作者,因为工作关系和个人喜好,对于反映嘉定历史信息的各种载体都有着一种出乎天然的爱好。嘉定所出各时期的志书、报刊、诗文集,所留存的各时期的古迹、园林等,是我一直留意并关注的。嘉定先辈们的遗泽,不仅予我知识的补给,还给了我精神上的滋养。近十年来,我开始关注嘉定历史影像的收集与收藏,前后所得有千幅之数。这些历史影像,不仅丰富了我对嘉定地方文史知识的认知度,也为我开展地方文史整理工作带来了不少帮助。


    一、初识嘉定历史影像

    我1987年6月参加工作,在嘉定博物馆已工作了整整30年。记得当年博物馆举办的“嘉定县历史文物陈列”中,就展出了一些反映不同时期嘉定风貌的历史影像。工作后不久,我参与了“嘉定人民革命斗争文献史料图片展”各乡镇巡回展,在这次历时近半年的展览中,我不仅对嘉定的革命斗争史有了初步认识,也对当时嘉定镇以外的19个乡镇所在地有了直观的了解。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次展览,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了嘉定的历史与当年嘉定下辖各乡镇老街的风貌。

    @@12785@@61885_qiany_1519869870116.jpg

    1867年,嘉定城西门城墙

    在我工作的最初几年里,由于当时条件限制,博物馆举办的展览用照片,有很大一部分是单位安排馆内工作人员冲洗放大的。当年单位有自己的照片洗印工作室。记得在1990年到1993年的时候,我也曾使用过这间工作室。最初是领导安排我跟着单位前辈钱锵锵先生做,从配置药水到暗房曝光放大到洗印全过程都一一跟着学。记得当时洗印过一批与底片同大的照片,是作陈列大纲设计小样时用的,有几张这类小片我至今还保存着。

    @@12786@@61886_qiany_1519869870646.jpg

    1869年,嘉定孔庙宾兴桥与文昌阁

    当年博物馆基本陈列中用的老照片中,令我记忆犹新的除了单位前辈张定山先生1950年代拍摄的《嘉定城西门城楼》《嘉定城西水关》《西门外练祁河两岸景象》与《南翔鹤槎山》外,还有一张早期《西门城楼》照片。《西门城楼》当年在陈列中是作为明代嘉定故事——“石童子”的主题背景出现的,当时放大占去了孔庙东庑最北一间的整个东侧墙面,因此留下极深印象。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一直没能确定,直到《一个瑞士人眼中的晚清帝国》一书出版(2015年1月),才得以确认并知是所见最早的嘉定影像(摄于1867年),这当然是后话了。

    @@12787@@61887_qiany_1519869871146.jpg

    1870年,嘉定法华塔


    二、我的历史影像收藏之路

    历史影像成为我关注的重点始于2008年。这年秋天,我参与了嘉定博物馆新馆建设中基本陈列“嘉定历史陈列大纲”的起草与撰写工作。在撰写大纲的过程中,许多历史因为缺乏实物资料没法作较为形象的叙述,苦恼中想到了用历史影像来弥补遗憾。此念一起,便一发不可收,于是到处查询打听有关嘉定历史影像的信息,一有反馈,便付诸行动。或购买有关书籍,或前往某位老嘉定家中观赏,总之是尽己所能做到多看多问多收集。

    @@12788@@61888_qiany_1519869871582_meitu_1.jpg

    1930年代,嘉定南翔镇古猗园内浮筠阁与缺角亭

    嘉定古城墙在嘉定历史中有着特殊的意义,可是一直没能找到直接记录以城墙为主体的影像作品,后来东转西问,通过陆开斌先生打听到他有个故友松江王永堂先生当年拍过。后来我与王永堂先生取得联系,不仅知道了他当年拍摄嘉定古城墙的往事,还看到了一些他拍摄的嘉定照片,有几张照片他当场就赠送我作为纪念。这是2012年初夏的事了。

    @@12780@@61880_qiany_1519869868166.jpg

    1960年,古猗园内九曲桥

    我第一次购买嘉定老照片是在2010年,当时是很下了点决心的。通过收集嘉定影像,这些年来先后结识了不少爱好历史影像的朋友,如海宁方林峰、苏州谭金土、无锡周海峰、广州周俊荣、绍兴楼立伟、天津王畅霆等,也有研究中国影像史的学者如北京徐家宁、曾璜、仝冰雪等,他们有的提供给我嘉定老照片的实物与信息,有的给我分享他们对于中国影像史的知识与研究成果。正是有了他们的帮助,我的嘉定影像收藏才慢慢上路,并逐渐有了一定的规模。

    通过发达的互联网获取有关嘉定影像的信息,也是我收集的途径之一。这些年里,通过网上下单购买,也让我的影像收藏数量有了进一步的增加。

    近十年来,中国的影像收藏市场渐成风气,而以北京华辰拍卖有限公司为开风气之先,推出的“影像”专场,汇集了来自国内外的中国题材的影像作品,我关注历史影像后他们的每次专场都会吸引我的目光。记得第一次从华辰购买的是《靠岸》(2010年秋拍),该片摄于1870年代,这成了我收藏的第一件晚清嘉定的影像作品。后来又先后从华辰拍下了《嘉定法华塔》(2016年秋拍)与《嘉定魁星阁》(2017年春拍),又从藏友处得到同时期的《嘉定孔庙宾兴桥与文昌阁》、《桥和河道的交错》(明信片)。除了这批影像收藏之外,我又通过各种方式收集这一时期的嘉定影像资料,前后又找到9幅。这批14幅作品组成了嘉定的第一批影像,内容涉及孔庙、法华塔、城墙城楼、民居、街道、河道、古桥、风俗等,成为当年嘉定城市记忆中宝贵的一部分。在考察了中国摄影史后,这批影像证明了嘉定也是早期西方摄影师涉足的地方之一,在19世纪的中国影像文献中,留下了嘉定印记。

    到目前为止,我收藏收集到的嘉定各时期影像原片总数约在1000幅,时间跨度从1860年代到1980年代,反映的内容几乎涵盖了城镇(乡)风貌、经济建设、文化艺术、政治变迁、古迹名胜与民间习俗诸方面。


    三、收藏影像就是收藏历史

    我从事的工作,就是收集整理嘉定历史资料,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研究。对于老照片的观察与考证,使我不仅更加走近了历史,对于岁月的遭遇则又多了份体悟与同情。

    @@12781@@61881_qiany_1519869868525.jpg

    1953年7月,嘉定县新民小学全体师生合影

    影像作为历史文献档案具有考察历史的价值。社会发展与时代变迁使城市格局与乡村面貌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移,与社会人生相伴相生的建筑、劳作、出行、习俗等也随之而有变化。在古代社会,这种变化是缓慢的,近代以来社会前行步伐加快,特别是近三四十年来城市建设的加速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使原先平缓的节奏不再。历史影像作为一种“凝固的时光”,在考察社会变迁上有着文字等传统载体无法取代的地位。

    影像有补白历史信息的价值。如拍摄于1867年的《嘉定西门城楼》,让我们看到明清时期嘉定古城墙的四门城楼与月城形象;1869年的《孔庙宾兴桥与文昌阁》,补充了我们对于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建立并于清同治六年(1867)重建的孔庙文昌阁的形象等。这些影像补充与丰富了人们对于这些嘉定重要历史建筑的记忆。

    @@12782@@61882_qiany_1519869868930.jpg

    1950—1960年代,农忙时节掼麦的情景

    影像有修复历史信息的价值。地方志书是一地历史信息的主要来源,然而有些信息或因编写者考察不周而存偏差,或由体例所限而记述不详,这不免为后人带来某种困惑。如1870年的《嘉定法华塔》,让我们知道明代万历三十六年(1608)重建的法华塔,当时每层平座栏杆的四角都立有角柱,而在1995—1996年的纠偏修缮中没有使用,这是当年因史料缺乏而留下的遗憾。《南翔镇志》载古猗园在1967年1月到1978年间更名为“南翔公园”。我收藏有一张照片摄于1969年4月,其时公园仍名古猗园;另一张照片背面有影中人题字时间为1969年11月,时已名“南翔公园”,则知1967年1月改名时间不符。

    @@12783@@61883_qiany_1519869869274_meitu_2.jpg

    1964年,马陆人民公社农业机械站

    影像又有重建历史记忆的价值。2012年起,我先后利用收藏的影像撰写了《一张魁星阁老照片》《嘉定孔庙辅文山》《民国时期的南翔古猗园》《那些年,那些事——老照片中嘉定往事》等10余篇文章,发表于报刊,受到了市民的欢迎。近几年里,嘉定推出的纪念建县800年系列记录片《嘉定》与“中国唱诗班”系列动画短片,在宣传嘉定地方文史和讲好嘉定故事上发挥了积极的作品,我的影像收藏也作了分享,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12779@@61879_qiany_1519869867807.jpg

    1960年代,徐行人民公社草织工艺厂社员工作场景

    历史影像作为“看得见的历史”,虽然记录的历史是零星的、片段式的,然而是宝贵并值得我们珍惜的。那些难忘的历史瞬间,虽可谓雪泥鸿爪,然恰是嘉定这座城市丰满而温情的记忆。我们可以看到,历史影像在记录嘉定社会变迁的直接性、客观性与可追溯性上,在考察、补白、修复、丰富与重建嘉定城市记忆上,正越来越显示出其不可取代的文献价值,它同时也成为了嘉定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