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周邦肇作 ——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述评

    发布时间:2017-12-05乔文杰



    近日,“周邦肇作——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在深圳博物馆开幕。此次展览由深圳博物馆联合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周原博物馆、扶风县博物馆、岐山县博物馆、渭滨区博物馆等多家陕西宝鸡文博机构共同举办,展出各类青铜文物182件(组),涵盖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宝鸡地区历次重要的西周考古发现。

    展厅

    石鼓山酒器一组




     展览概况


    宝鸡,地处陕西关中平原西端,是西周的发祥地和畿辅要枢,青铜文化遗存极为丰富,被誉为“中国青铜器之乡”。从载于史籍的西汉时期的“尸臣鼎”到晚清时出土的“四大国宝”——毛公鼎、大盂鼎、散氏盘、虢季子白盘,两千年来,宝鸡出土了数以万计的青铜器。新中国成立以来,宝鸡发现的青铜器更是令世人瞩目,西周初年的重器何尊,岐山董家、扶风庄白、眉县杨家村青铜器窖藏,都极大地震撼了世人对西周历史的认知。2012年以来,宝鸡石鼓山又相继发现了一批重要的商周墓葬,出土了不少罕见甚至是首次发现的青铜珍品,被评为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青铜器作为西周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周王朝礼乐制度的主要载体。以周原为核心的整个宝鸡地区出土的青铜器,具有重器多、铭文多、器形种类多的特征,是研究西周历史的重要实物资料。本次展览展出的青铜器造型奇特、纹饰华丽、工艺复杂、铭文丰富,代表了西周青铜文明的最高成就,有助于广大公众对西周时期的政治、宗教、社会风俗、礼仪制度、工艺铸造等各方面直观地了解。
    “周邦肇作——陕西宝鸡出土商周青铜器精华”展,展期为3个月,从9月12日至12月12日。“周邦”指西周王朝。西周时期的金文中,周人对自己的国家称为“周邦”。此次展览中的逨鼎就记述了周王称赞逨的先祖“有爵于周邦”;“肇作”是西周金文中的惯用语,通常金文开头多是作器者某某为其先人“肇作”某器物,语含恭敬庄重之意。“周邦肇作”中,“肇作”也可以谐音“造作”,大意为周人建立西周王朝后铸造的众多青铜器,借指本展中的青铜器。此次展出的展品中,一级文物就有40件,带铭文的铜器也有87件,比较重要的器物有户方彝、户卣、伯各尊、伯各卣、卫簋、卫鼎、四十二年逨鼎、单五父壶、南宫乎钟、秦公镈等。

    展览策划

    近5年来,各地博物馆举办了一系列有关宝鸡周原或者西周青铜器的展览,如2012年台北故宫的“赫赫宗周——西周文物特展”、2014年北京国博的“守望家园——陕西宝鸡群众保护文物成果展”、2014年上海博物馆的“周野鹿鸣——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青铜器展”、2014年湖北省博物馆的“大宗维翰——周原青铜器特展”、2015年山西博物院的“凤鸣岐山——周原青铜艺术展”以及2015年洛阳博物馆的“周原膴膴——宝鸡周原青铜器瑰宝展”。这些展览多以重要考古发现为核心,像宝鸡石鼓山、周原青铜器窖藏所出青铜器都是展览中的重点和亮点。上述展览无疑是本次深圳博物馆策展时在文物选择上的重要参考。


    本次展览的主题是宝鸡出土的青铜器,目的是向观众展示西周时期周人创造的青铜礼乐文明与艺术。自2016年初确定策划这一主题展览开始,策展人就开始考虑:展览主题要通过什么样的逻辑顺序去展示,这中间需要哪些文物,这些文物又有哪些可以落实。囿于文物的归属及展览档期等客观现实,这些问题需要一并思考和解决。


    基于上述多个展览的举办情况,策展人在努力争取尽可能多的重要精品文物的同时,将重点放在整个展览的逻辑顺序策划上。虽然本次展览中的文物或多或少地都曾出现在其他展览当中,展览的主题也并没有创造新的内容,但是通过新的展览叙事手法结合新的展陈形式,使展览更多地注重内容的表达、传递,让观众能够获得更多有关宝鸡出土青铜器这一主题方面的历史信息。


    考虑到本次展览所用展厅为1200平方米,连续展线超过120米,所以整个展览最终选定了182件(组)文物,全部为青铜器。文物的类别涵盖了青铜容器(又细分为食器、酒器、水器)、乐器、兵器、车马器等青铜器种类。展览设计了两条相互交织的叙事线索,一是围绕青铜器本身展开介绍青铜器礼器的功能和装饰艺术;另一个是按照“透物见人”的原则,结合考古发现的场景和器物组合,介绍这些青铜器的主人——西周贵族和他们的历史。


    展览分为四个单元:周王朝的建立、周人的礼乐文明、周王与贵族、青铜艺术。其中,一、三单元是结合重要考古发现,侧重于讲人与事,凸显展览中众多带铭文的青铜器的历史价值;二、四单元则是以青铜器为中心,侧重于讲器与礼,更多地展现青铜器的礼器组合功能和装饰艺术。这样的单元安排还很好地平衡了展览的重心,如第一单元有2012年新发现的石鼓山三号西周墓,第三单元有2003年发现的杨家村窖藏,这两次发现的青铜器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艺术观赏性都有吸引眼球、震撼人心的效果,保证了展览的开始和中间都有亮点。此外,为了避免整个展线都是视觉呆板、没有动态的展示区块,策展人还巧妙地安排了几组大型中心展柜,将成组发现的文物集中展示,并辅以大面积的背景喷绘介绍相关背景知识。


    展览架构


    展览以重要考古发现为核心,设计了四个单元,打破了惯有的时间顺序或器物类别的展示方式。

    伯各鼎

    伯各卣


    第一单元是西周王朝的建立,以石鼓山和国两支西周贵族墓地的发现为中心,重点表现周人灭商之后,不仅俘获了大量殷商青铜器,还创造了带有浓郁周人特色的新的青铜器风格。这一单元设置了两个大型独立展柜,辅以整面展墙喷绘,展示了两组重要的青铜器。其中之一即是2012年石鼓山三号墓出土的一套西周早期酒器,包括户方彝一件、户卣一组两件、青铜龙纹禁一件、兽面纹斗一件。成套配置酒器的铜禁是周人灭商之后新创造的青铜器样式,仅见于西周早期周人高级贵族墓葬中。这组铜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工作中首次发现的成套配置酒器的铜禁。目前除石鼓山三号墓所出之外,另有两套,也都是出自宝鸡,紧邻石鼓山的戴家湾一带。其中之一现藏天津博物馆,可惜的是上面配置的酒器多已流失海外;另一件铜禁,酒器组合完整,现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另外一组重点展示的青铜器是出自宝鸡竹园沟七号墓的伯各尊、伯各卣。墓主人名叫伯各,他的身份是西周早期一个史籍阙载的古老小国——国的首领,大概在周康王、昭王时代。墓中出土一组三件铸有“伯各”铭文的酒器,包括一件伯各尊,两件一大一小伯各卣。这组器物通体用卷角兽面纹及夔龙纹装饰,提梁卣上还设有高浮雕立体卷曲的水牛首、盘羊首,设计精巧、造型复杂、工艺精湛,纹饰立体感强,堪称商周青铜器中的典范之作。展柜中并排展示了伯各尊和较小的一件伯各卣,器内均铸有铭文“伯各作宝尊彝”。金文中称礼器为尊彝,这句铭文意为器主“伯各”为宗庙祭祀作了一套礼器。  






    南宫乎钟



    第二单元是从青铜器的角度表现周人的礼乐文明。“礼”是周代社会的核心和基本特征,礼的基本功能是“分”,也就是确立社会各阶层的亲疏远近、上下尊卑的等级秩序。等级制度一旦确立,就要有相应的器用制度予以彰显。青铜器就成为礼制最主要的载体。这些器物最初都源自日常所用,其后成为祭祀、陪葬等各种礼仪中使用的专门器具。比如说鼎、鬲、簋等是祭祀时使用的“食器”,爵、角、觚等是祭祀时使用的“酒器”。正如先秦古籍中所记载的,“器以藏礼”(《左传·成公二年》),以及“簠簋俎豆,制度文章,礼之器也”(《礼记·乐记》),都深刻地阐释了青铜器所蕴含的礼乐文明。


    第二单元以连续通柜的形式展示了从商代晚期到整个西周,数百年间青铜礼器的演变,突出表现了商周两代青铜礼器的差异,体现“商人重酒、周人重食”的不同风俗。具体而言:商代以青铜酒器为主要礼器,而周代的主要礼器是青铜食器,以鼎、簋为核心;即便是酒器,商、周的器物组合也不同,觚、爵是商代的核心礼器与组合,周代的酒器则以尊、卣为主。展柜中还采用场景组合复原的形式,选取了周代礼乐文化最重要的标志之一的编钟,呈现周代礼乐制度中的“乐”,其中最重要的就要数带有长篇铭文的南宫乎钟。南宫乎钟体型硕大,铸造精良,纹饰漂亮。上有三段六十八字铭文,记述了西周贵族南宫乎作钟以纪念其历代先祖的事迹。

    四十二年逨鼎

    四十二年逨鼎铭文

    单五父壶


    第三单元名为周王与贵族,但实为“贵族与周王”。西周的最高统治者是周王,通常在位的周王会被称为天子。天子之下是众多被冠之以公、伯、侯等称号的贵族。依靠这些分封在各地的贵族,西周王朝统治了广袤的疆土。宝鸡在西周时期属于王朝的核心区域,特别是宝鸡市下辖的扶风、岐山之间的周原地区,历史悠久,土肥水美,成为众多贵族的封邑。几千年后,这里发现了数以百计西周贵族们遗留的家族青铜器窖藏坑。其中岐山董家村窖藏、眉县杨家村窖藏都出土了数十件带铭文青铜器,分别记述了裘卫家族和单氏家族的历史,这些家族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但是靠着这些“寿如金石”的青铜铭文,我们得以了解他们有些是世家大族,历史悠久的可以追溯到西周初建;有些仅是新近崛起,依托官职爬升的新贵。本单元展出的青铜器来自于眉县杨家村、岐山县董家村、扶风县五郡西村等三处西周贵族家族的青铜器窖藏,重要之处在于铜器上的长篇铭文记载了周王对贵族的册命、贵族之间的往来,这都是十分珍贵的文献资料。


    展厅中在显著位置以中心柜的形式,重点展示了眉县杨家村窖藏出土的几件青铜器。其中逨鼎有3件,按照铭文记录时间的不同,分为一件四十二年逨鼎和两件四十三年逨鼎。鼎内腹部都有长篇铭文,记述了器主“逨”两次受到周王的册命和赏赐的经历。整个窖藏的铜器因保存环境适宜,氧化程度较轻,多数保留着铜器本来的金黄色。另外还有一同出土的单五父壶和天盂,均为制作精美、纹饰华丽、保存完好的国宝级青铜重器。逨出身于西周贵族世家——单氏家族,这一家族先后有八代人辅佐王室,参与了伐商纣、建周邦、征荆楚、讨猃狁等重要历史事件,受到了历代周王的嘉奖与重用。

    邢姬貘尊


    第四单元展现了西周的青铜艺术,选取了展览中最为精美,同时也最能反映时代特色的青铜器,展示了晚商到西周时期青铜器纹饰、金文等方面的变化。西周早期青铜器,在器形和纹饰上基本沿袭商代晚期风格,兽面纹、夔龙纹仍是主要纹样。到了西周中期青铜器风格日趋成熟,鸟纹成为最主要的纹饰,展示出周代特有的艺术风貌。西周晚期的青铜器的风格又为之一变,逐渐趋向简化抽象,重环纹、瓦棱纹、环带纹、窃曲纹等几何纹饰逐渐成为主要题材。青铜器上的铭文又被称为金文,是汉字发展的重要阶段。西周以来,金文书体渐渐脱离甲骨文影响,字体趋于规范;书体端庄凝重,浑穆质朴。铭文数量逐渐增多,金文的整体布局日渐整齐,形成了从右至左、自上而下的行文纵势,这一规律被中国书法沿用了三千多年。这个单元最大的亮点,是最后一个通柜中各种动物造型的青铜器,包括青铜子母虎、三足鸟尊、邢姬貘尊等,这些器物造型生动、构思巧妙,可谓是古代青铜艺术中的精品。



    结 语

    整个展览在内容设计上,重点突出文物的背景介绍和知识延伸,力图让观众能在没有讲解的情况下,可以独自欣赏青铜器并获取一定的知识信息。在展厅的序厅,集中设计了“西周年表”“西周早期势力范围图”“青铜器分类表”“本次展览涉及的重要发现分布图”,作为观展的预热和知识准备,便于观众快速了解本次展览的时空框架。考虑到青铜器无论是名称还是造型,都让人感到十分陌生,所以策展人在“青铜器分类表”里通过注音、分类图表介绍了青铜器的基本知识。整个展厅类似的青铜知识介绍极为丰富,紧密结合最新的发现和学术研究成果,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呈现给广大观众。

    为了更好地展示文物,本次展览还在展厅设置了3处多媒体平台,播放与展览内容相关的西周的历史、宝鸡的考古发现、周代战车的复原等视频短片,向观众推介了CCTV出品的《青铜王朝(2012)》、《东方帝王谷(2015)》以及PBS出品的《中国古战车揭秘(2017)》等优秀纪录片。广大观众能够结合展览中的青铜文物,更为形象地认识和理解青铜时代的历史和艺术。

    中国文物信息网陈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