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钱慧安的葫芦画

    发布时间:2017-05-02朱万章

    钱慧安(1833-1911)是“海上画派”的代表画家。他初名贵昌,字吉生,号清溪樵子、退一老人、双管楼主等,上海浦东人,自幼从民间画师学写真,因而其画从一开始便表现出实用性和功利性占上风的发展态势。在其艺术生涯中,有过师法仇英、唐寅、陈洪绶、上官周、华岩、费丹旭、改琦等前贤的经历,对上官周的《晚笑堂画传》更是浸淫尤深。笔者近日在北京观摩“杨柳春风——中国美术馆藏杨柳青古版年画精品展”时便发现钱慧安为杨柳青所绘的画稿多种,其中一件作于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的《竹林七贤图》,赋色鲜艳,勾勒精细,可谓雅俗共赏。正是这种贴近社会,将世俗的审美情趣融入画中的创作理念,使其画在晚清海上画坛广为民众所追捧,除求画者日众外,从学者也踵接,沈心海、曹钟秀、石钟与、曹华、徐小仓、谢闲鸥等均曾游于门下,极一时之盛。

    就钱慧安所绘的题材看,多为有故事的人物画。这些故事和人物,大多和吉祥、长寿、富贵、平安、驱邪、昌吉等密切相关。作为象征福禄且有驱邪纳福涵义的葫芦,在其画中就时有所见,昭示其绘画的平民性和功能性。在笔者所见的钱氏葫芦画中,大抵可分为两类:一为因其生物性而与其他蔬果独立于画中;一为人物的配饰。

    3.jpg

    作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 年)的《花卉清供图》(上海历史博物馆藏)属于前者。画面所绘橘子、白梨、葫芦、柿子等四种蔬果,分别寓意吉祥、团聚、福禄和事事如意,而在盆栽上的万年青及花盆右侧之太湖石,则有长寿之意。钱氏题识曰:“和平是福,益寿万年,戊申七月之千秋节,仿新罗山人笔,清溪樵子钱慧安,时年七十有六,挥汗作于双管楼”,钤白文方印“吉生”和朱文方印“双管楼”,其题句与画意相得益彰。“千秋节”,相传在唐开元十七年(729 年),百官以八月五日为唐玄宗诞辰日,定为“ 千秋节”,到了天宝七年(748 年)则改为“天长节”,后来演变为皇后及皇贵妃的寿辰日称“千秋节”。此图所言之“千秋节”,或并非某位皇后或皇贵妃的寿辰,实则有祝福千秋之意。画中集吉祥蔬果于一体,正有“福”、“寿”之喻。所绘葫芦,以焦墨勾出亚腰葫芦轮廓,再以浅黄加赭色填充,作倾倒状。画面用纸或以浅色晕染,所写蔬果轮廓及寿石均以干墨绘就,遒劲而老辣。葫芦在画中尤为抢眼,虽非唯一主角,但其摇曳欲坠的形状似有夺人眼目之嫌。在传统的葫芦题材绘画中,最早将葫芦从人物的附属解放出来独立于画中者,当属清代中期“扬州画派”的金农(1687—1763)。钱慧安此画便是沿袭其法,使葫芦由“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配角直接走向前台。与钱慧安大致同时的海派画家如周闲、赵之谦、吴昌硕等人更是如此,创作了不少独立于人物画之外的葫芦画。

    2.jpg

    《听鹂图扇面》(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和《鹿门采药图》(天津博物馆藏)则属于后者。《听鹂图扇面》作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所绘一长者坐于树石旁,作侧耳听状,前有一托盘,盛着两只柑橘;右侧一书童左手握住葫芦,右手举过鼻翼,似与主人搭讪。画中葫芦为细亚腰葫芦,中部还系一绳。葫芦并未特别上色,其轮廓以淡墨勾染,主体颜色则与人物服饰一致。作者题识曰:“双柑斗酒听鹂声,壬午秋月仿新罗本,沂青仁兄大人雅属,清溪樵子钱慧安”,钤朱文方印“吉生”。“双柑斗酒听鹂声”来自于一段典故:据唐代冯贽《云仙杂记》卷二引《高隐外书》记载,戴颙春携双柑斗酒,有人问他要去哪里,他说:“往听鹂声。此俗耳针砭,诗肠鼓吹,汝知之乎?”后来便以此喻春日游览胜景,明代诗人刘泰在其《春日湖上》诗中所云:“明日重来应应烂漫,双柑斗酒听黄鹂”便是此意。《鹿门采药图》作于清光绪十一年(1885 年),作者题识曰:“鹿门采药图,乙酉初夏仿白阳山人笔,清溪樵子钱慧安制于双管楼下”,钤圆形方孔钱印一枚,所绘为一老者赶着鹿携妻采药于深山中,鹿背驼着一只硕大的亚腰葫芦,腰身还系着药草。作者所题之“鹿门采药图”,来自于《后汉书·逸民传》中的庞德公故事。据说他曾携妻子登鹿门山采药,从此隐居不返。后来便以鹿门山指隐士居住之地,而鹿门采药即为归隐之意。北宋苏轼的《秀州报本禅院乡僧》诗中“明年采药天台去,更欲题诗满浙东”和明代杨慎的《霞邱归引》诗中“鹿门栖隐处,行与老庞邻”句便是指此。葫芦在此画中,显然是充当了容器的功能,可以在跋涉采药途中,盛水或酒,当然,或许也承载着辟邪祈福的美好期许。

    钱慧安在自题中说,三画均分别仿自新罗山人华1682-1756)和白阳山人陈淳(1483-1544)笔意,但就其画风与笔墨看,实则与两人相去甚远,甚至见不到任何一点华、陈的影子。这或许是钱慧安为标榜自己的画渊源有自,有意为之。这类现象在清代中晚期画坛极为常见,不一而足。

    近人杨逸(1864-1729)在其《海上墨林》中称钱慧安“画名久著,时下风行”,因而在极一时坛坫之盛的“豫园书画善会”于清宣统元年(1909 年) 成立之时,钱慧安便被理所当然地公推为首任会长,据此可知其在海上画坛的影响力。据说他常以自己形象入画,所以在上述画作中大致可见其独有的文人风貌,而包括葫芦在内的、为民众所喜闻乐见的题材在其画中频繁出现,且格调介乎文人雅趣与世俗风情之间,既是其画风的缩影,亦是其画为人青睐的一个重要因素。


    (2017年5月2日7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