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由《读〈大风堂兄弟画集〉》引出的轶事

    发布时间:2017-05-02邹绵绵

    1.jpg

    《大风堂兄弟画集》是一册1933 7 月出版的16 开黑白影印本。其中收有画家张善、张大千兄弟绘画作品共二十幅,从所有绘画作品的款识中可知,这些作品均作于苏州网师园中。画册封面由张氏兄弟的挚友常州谢玉岑题签(见图)。该画册具有多方面的研究价值,如《画集》中汇集了张大千1933 年上半年所作的十二件作品,其中包括山水、人物。通过它可以使我们了解和认识画家张大千30 年代初画笔的面目、师承渊源,及其画艺变化轨迹等。因此它堪为“张大千研究”十分宝贵的参考材料。又如画册中有张大千绘《莫愁湖图》,所题款识谓:“此大子莫愁湖稿也。大千居士拟于网师园檀栾婵娟之室”。而今网师园已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在园中当年曾为张氏昆仲作为画室的“殿春簃”,1980 年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就是以“殿春簃”为蓝本,仿建了一座古典庭院“明轩”而名播海外。因此,笔者撰写了《画苑宝鉴,园林文献——读〈大风堂兄弟画集〉》一文(中国文物报2012 5 28 7 版)。该文刊出后引起了苏州网师园管理处,和苏州园林局的重视,经过相关专家反复论证后,决定着手对网师园“殿春簃”西侧复室恢复“檀栾婵娟之室”室名,并以画家张大千相关手迹放大后制作成匾,该匾现已悬挂在网师园“殿春簃”西侧之复室中。这不啻为保存园林文化,又可为慕名而来的中外游人添一韵事胜迹。

    苏裱名手连海泉早年在网师园轶事

    最近,现工作在苏州博物馆的“苏裱非遗代表性传人”连杏生先生,他从中国文物信息网读到了上述提到的拙撰一文后,就转辗与笔者取得了联系。笔者当听他说起因读了笔者的文章后,想起他父亲苏裱名手连海泉生前所讲起当年自己还未出师(旧俗学三年,帮三年)时曾在网师园为张氏兄弟裱画并打理杂事。还说到“曾为张善先生豢养的老虎喂牛肉,每天的牛肉都是由先生(夏品三)买的。直到1937 年抗战爆发后,善先生一家准备离开苏州,老虎突然死了。我和先生还一起把它埋葬在园内。善先生一家走时,行李很多,我还帮着挑行李到船上。后来抗战胜利后大千先生再来苏州,就住在先生夏家,还问起我是否已成家,我说还未,大千先生画了一幅画送给我,并对我说就作为你成家送的贺礼”。连杏生先生还告知笔者,以上所说的旧事,在苏城有不少老前辈如曾工作在吴门画苑的“大风堂”弟子曹逸如,苏州博物馆的钱镛等都熟知。

    又据告知其父连海泉(1918-1991),由于家境贫困,十三岁就拜苏城“古欢室”业主夏品三(1909-1966)先生为师学书画装裱,不仅是夏先生的开山门徒弟,也是“古欢室”装池诸位徒弟中技艺最精湛的一个。夏先生是以经营古董兼事书画装池,是当时苏城该行业中的名人。父亲虽然技艺精湛,但由于家境贫困从未自己开过装池店。解放后才加入合作社,直至进吴门画苑工作到退休。

    笔者听闻了以上这些后,就联想起1986 年秋季的某日,笔者与曾工作在苏州文物商店的一位忘年交一起去时居老阊门内附近的苏裱名手连海泉先生家中,取一件委托他装裱的手卷,印象中他当时已是位年逾花甲身体瘦小的老人。

    再说笔者知道旧时苏州古董装池行业中的闻人夏品三其人,我也是在上述提到的一位忘年交家中见到他收藏的一件张大千行书六尺对联,上款即“品三道兄”,下款纪年为“丁亥(1947 年)春”,并据老先生告称,该对联是解放前大千在怡园写给隔壁“古欢室”夏品三的,后来夏卖给了他。结合以上二者,再联系起1932 年秋张大千兄弟借寓在网师园的一段逸事,所闻有关装裱名手连海泉早年在网师园之事也就堪称“事出有因”了,才引发笔者对这则艺苑逸事作深入探究的兴趣。

    有关上述提到“该对联是解放前大千在怡园写给隔壁古欢室夏品三的”,对此笔者在今“张辛稼美术馆”见到一则“1947 年(丁亥)春,张大千自渝赴沪,顺道来苏作故地重游。3 25 日,画家张星阶(辛稼)、朱守一等在怡园画厅设宴招待张大千。席间大千欣然作《竹石图》,还为张星阶写对联等”史料。现在听了连杏生先生口述的这段旧事,再联想起笔者当年所见张大千1947 年为夏品三所作书联亦即其时,况且想必两人应该是老相识了。即颇有可能早此十多年前,喜欢收购古书画的张大千居在网师园时已与兼事古书画买卖的夏品三相熟,夏因张氏兄弟之请,就委派其艺徒去网师园从事书画装裱,兼事杂差。这一推想的理由是张氏昆仲当时已是鼎鼎大名的大画家,雇佣裱画师在家中是通常事。但时至今日要求证连海泉当年的这段旧事,由于知情的前辈已相继凋零,加上旧时对于如从事书画装裱、刻碑等艺人都很少能参与书画社团活动。因此,在书画家传记中也很少会有记述,所以要寻找与之相关的资料,尤其是“书证”确实是太难了。

    从“大风堂”门人曹大铁遗文中来求证

    笔者为求证上述这则去今整整八十年的旧事,于是笔者检阅了画家张善、张大千的多种传记,及年表、年谱等,和当年推荐张氏兄弟借寓网师园的何亚农的大型传记《何澄(亚农)》,以及当时与张大千交好的谢玉岑、钱仲联等的诗文,但结果也都一无所获。

    最后,笔者终于在《苏州文史资料选辑》总第十七辑中见到了由“大风堂”弟子曹大铁撰写的《青灯梦影——缅怀先师张大千先生》一文,并在其中果然见到了笔者所要求证的相关文字,如文章中写道:“1934 年夏天,我看到了张大千先生的不少作品,我就立志说,我真要学画,就拜他为师,他的山水人物才够味。自此以后,我央求迦舅(按:即画家陈摩,号迦庵)介绍我去网师园晋见大千先生。及至1936 年年初,三进网师园,舅舅介绍我拜大千先生为师,行叩拜大礼。……当年我所见到的同门兄有吴子京、曹逸如,都是安徽人。”尤其是该文中还写道:“‘虎儿’在抗战前夕猝然而死。二师(张善)收拾行装准备回四川,二师对它哀悼非常,匆匆上道,托装池夏品三把它埋在殿春簃墙处”。

    读了上述曹大铁(1916-2009)先生这篇追怀师门文章中的相关内容,可以说为求证已故苏裱名手连海泉当年在网师园为大千兄弟裱画这则吴门艺苑轶事取得了十分可靠的书证。尽管其中没有提到连海泉的姓名,但是他作为“装池夏品三”的开山门徒弟,时至1937 年他已廿岁,无论是在书画装裱,或者其他事务都已是夏品三最得力的帮手。鉴此,上述有关苏裱名手传人连杏生先生所转述他父亲早年在网师园中的一段往事,其内容应该是真实不虚的。况且因为有了连海泉曾在网师园中为张氏兄弟裱画打杂的“前因”,所以当1947 年春张大千再来苏州,才会问起他是否已成家,还画了一幅画送给他的这一“后故”,而且它也完全符合艺林所熟知张大千为人重情好义的豪爽性格。

    笔者通过对以上轶事的求证,对画家张氏兄弟之所以在1932 年秋会从上海来到苏州借寓在网师园的根本原因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即他们的到苏州借寓在网师园是出于对苏州文化的热爱和向往,如苏州的园林、美食、苏裱工艺等等,加上苏州历史文化积淀的深厚,因此抗战前苏州的文艺活动相当兴盛,书画社团众多,又如有众多经营字画古玩的店肆,如孙氏“集宝斋”、夏氏“古欢室”就都是大千借寓在网师园期间经常光顾的去处。以上这些也便是画家张大千于1947 年春会再到苏州作故地重游的根本原因。

    (2017年5月2日7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钱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