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文博副刊

    文博副刊

    老北京的牌楼

    发布时间:2017-03-21祁建

    老北京每座牌楼都是历史见证,每座牌楼都有重要意义,点缀风景,引人入景,古色古香,据记载北京有名的牌楼有三百多座。北京的牌楼也叫牌坊,牌楼既能作为装饰性建筑,增加主体的气势,也可表彰、纪念人与事,并可作为街巷区域的分界标志等。

    牌楼,像一位沧桑的老人,跟我们诉说着它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一个个牌楼,一个个人物,一个个故事,连起来就是一部城市文化历史,为北京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令人情不自禁地赞叹其浓厚的历史底蕴和独特的魅力。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说:“坊,邑里之名,从土方声。”《玉篇》中说:“牌,牌榜。”“榜”同“牓”,就是匾额,合在一起称“牌坊”,俗称牌楼,是中国特有的一种建筑形式,似乎区别就在于外观上是否建有重檐的顶子,有顶的叫“楼”,无顶的叫“坊”。

    中国大百科全书说:“牌坊起源于汉代坊墙上的坊门,门上榜书坊名以为标记,宋以后随着里坊制的瓦解,坊门的原有功能消失,但坊门仍然以脱离坊墙的形式独立存在,成为象征性的门,即为牌坊,立于大街、桥梁的显要位置。牌坊在南宋已经出现,至明则成常制。牌坊还有表彰性的意义。其源于汉时的‘榜其闾里’,经唐宋之‘树阙门闾’,至元明清已改用‘旌表建坊’的做法。”这就是对牌楼的历史简单而准确的概括。只是表、阙在战国前就有了成形。如果按“有城必有阙,有街必有坊”的说法,牌楼起源还要早些。

    数百年国都,北京的殿堂、庙宇、大建筑群以及需要纪念和表彰的事件与人物相对较多,作为装饰性的牌楼也就多起来。元大都时,全城分为五十坊,明代分为四城三十六坊,清代分五城,但坊没变,这也是北京牌楼多的一个原因。

    世界闻名的天安门原是一座牌楼,名为承天门,上悬“承天之门”匾额,该牌楼面阔九间,黄琉璃瓦铺顶,象征着明朝皇权“承天启运,受命于天”,是北京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牌楼,建于明永乐十五年。后来承天门被大火烧毁,清顺治八年重建,修成了现在的城楼模样。

    老北京的街道上,曾建有不少牌楼。现在所剩寥寥,但仍有地名可寻。北海公园内有牌楼二十座,其中最有特点的是豪璞涧曲桥上的石牌楼,小巧玲珑,是北京第二小的石牌楼,最小的在颐和园谐趣园。颐和园内有牌楼四十一座,仅后湖一带就有十九座,园门外还有五座。十三陵神路牌楼,是北京最大的石牌楼。东岳庙琉璃牌楼,是北京建造最早的琉璃牌楼。东单、西单、东四、西四等处,都建造有牌楼。新中国成立后东单牌坊中间门下是有轨电车道,道旁是绿化带。两边门下走汽车、三轮、自行车等。原先天安门广场四周有红墙,长安街上有跨街牌楼,榜文就是东长安街、西长安街。衙署牌坊前门,最大的衙署应当是皇宫,所以正阳门五牌楼应该是最大的衙署牌楼。西琉璃一家书画社的门脸就修成牌楼式样,在街口不仅显眼,而且和街区氛围一致,颐和园苏州街也有许多类似的牌楼。东单牌楼和西单牌楼则是两座建于明代形式相同的木牌楼,均为三间四柱三楼冲天式。东单牌楼额曰“就日”,西单牌楼额曰“瞻云”。1916年袁世凯将东单改为“景星”,西单改为“庆云”。牌楼已无存,仅留东单、西单之地名。

    前门五牌楼本身并不是五座牌楼,而是一座五间六柱冲天式大牌楼,始建于明,后拆除,其址在今前门大街北端地下通道处。前些年又仿建了一座,但有些似是而非。不少人希望这次前门大街改造扩建中轴线时,建个原来样的五牌楼,留给子孙后代。

    成贤街上有四座建于明代、形式相同的牌楼,都是一间二柱三楼垂花柱出头悬山顶式,是北京街道中少见的,现仍然存在,且常修饰维护。外两座额曰“成贤街”,内两座额曰“国子监”。国子监街的牌楼是明代建的,那时这儿是全国的最高学府。牌楼的匾额上有“国子监”三个字。屋顶上是黄琉璃瓦,标志着皇家权威,乾隆年间还题匾额“圜桥教泽”,背面是“学海节观”,表明了皇帝对学子们的关怀和期望。

    现存的还有一座就是立在中山公园里的“保卫和平”的牌楼,是民族亦耻亦荣的见证。想当年,德国公使克林德肆意向我国挑衅,被清军官恩海击毙在总布胡同西口,却成了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口实”。为讨好洋人,清政府竟在克林德被击毙的地方,用了三年,建了汉白玉的克林德牌坊,这是民族之耻;一战后,德国战败,这座牌坊被拆除,移到当时的中央公园,上面书写“公理战胜”;新中国成立后,由郭沫若题字“保卫和平”,由此,这座蓝琉璃瓦屋顶的牌坊总算消停了。

    巍然矗立的牌楼,向世人诉说着老北京昔日的文化。站在牌楼前,凝望着,感受着,聆听着……

    (《中国文物报》2017年3月21日4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