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7年专题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吉祥喜庆质朴的辽宁民间刺绣

    发布时间:2017-02-07辽宁 白宝坤 蔡苏宁

    2.JPG

    刺绣也称绣花、扎花,它以绣针引彩线,在丝绸、布帛等材料上,借助针的上下刺缀,将一丝丝彩线固定在织物表面,从而构成图案、纹样或文字。刺绣的图案纹样多有祁福的含义,有对美满爱情的表达,对家庭和睦的诉求,对健康平安的渴望等。旧时每逢佳节或生日、订婚、迎亲等喜事时,人们往往会馈赠寓意祝福的刺绣品。

    最早的刺绣可能在有文字记载以前就已出现了。1983年辽宁考古工作者发现,在辽宁海城小孤山遗址中出土了保存完好的3枚骨针,距今约3~4.5万年,比北京山顶洞人的骨针早约1~2万年。加工技术则比山顶洞人更高。小孤山遗址的骨针,最长的是77.4毫米,针孔制作技巧较高,先将针的柄端磨薄,然后用尖状器两面对钻而成,最小针的针孔直径不到1毫米。针尖锋利,最细处仅为0.5毫米。针是原始人缝制树叶及兽皮的重要工具。而人类最初的刺绣可能就是在兽皮上进行的。辽宁喀左县出土了属于红山文化的仿皮饰件残片,上面镶有皮线,这可能就是属于远古人的刺绣,即史书上记载的“韦绣”(韦,熟皮子)。

    刺绣从一开始就是一种民间艺术。随着生产的进步和社会分工的发展,逐渐出现了专门生产和经营丝绣品的作坊,统治者更是设立了专门为他们服务的绣院等机构。但刺绣最大的生命力仍然在民间。民间刺绣可能不如院绣的作品精工细作,却多了一些质朴和天真。刺绣在旧社会被称为女红,属于“妇功”,是妇女的“四德”之一,凡有妇女的地方,凡是有家庭的地方,都会有刺绣。因此刺绣在民间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题材,技艺也不断精进。

    辽宁民间刺绣起源于民间,成长于民间,繁荣于民间。它以满族民间刺绣为主体,兼有蒙古族、锡伯族等其他民族的民间刺绣。由于各民族长期的杂居交流,其刺绣艺术也不断交汇融合,在题材、图案、纹样、针法等方面既有差异区别又有相通之处。

    满族民间刺绣主要分布在锦州、岫岩、丹东、本溪、抚顺等地区的满族聚居区,以锦州、岫岩两地最具代表。其民族特色之鲜明,保留着满族原始的思维结构和造型,淳朴率真,具有浓郁的乡土文化气息,是东北地区满族手工母体艺术最基本的载体之一;其创作内涵之丰富,信仰崇拜、民俗民风、神话传说、避祸祁福、典故戏曲等无所不及;其题材取向之广泛,田园风光、山水人物、走兽飞禽、五谷六禽、菜蔬瓜果、花鸟鱼虫、书法绘画、诗词文字等无所不及。满族刺绣多用于枕头面、幔帐、门帘、围肩、袖头、衣襟、鞋帮、肚兜、手帕、香荷包等日常生活用品。其中,荷包是满族男女老少均喜欢佩戴的生活必需品,它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在清代,每年岁末,皇帝要例行赏赐王公大臣“岁岁平安”荷包;平时的四时八节,皇帝也要行赏以示恩宠。满族民间刺绣品具有强烈的民族、地域特色,造型夸张、粗犷、拙朴,色彩艳丽,冷暖对比强烈,构图细腻、温和,具有朴实的情感和吉祥如意的情调。

    蒙古勒津刺绣是辽宁民间刺绣的另一代表,它记录了该地区的历史、信念、理想和审美情趣。蒙古勒津刺绣,主要运用帽子、头饰、衣领、袖口、袍服边饰、长短坎肩、佛像、靴子、荷包、褡裢等处,刺绣的图案都含有一种潜在的象征意义,或喻富贵,或表生命繁衍,通过不同题材的造型表现,运用了比喻、夸张的手法寓情于艺术,是蒙古勒津人民手工技艺的精品杰作。蒙古勒津刺绣艺术,以独特的艺术形式,展现蒙古勒津妇女精湛的技艺和蒙古勒津服饰的无穷魅力。

    除满族、蒙古族两大民间刺绣之外,锡伯族民间刺绣、朝阳民间刺绣也颇具特色。二者皆因历史和地缘等各种因素的影响,兼容了其他民族的刺绣风格。锡伯族刺绣中以荷包的数量最多、品类最全。早期的荷包多用兽皮制成,形状较大,做工较粗,主要是实用性质的。清兵入关后,锡伯族受到满、汉文化的影响,采用粗布、绸缎等材料制作荷包,形状由大变小,并绣有图案,开始用于男女定情、随身装饰、装扮居室和馈赠亲友等各种用途。朝阳地处辽西,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历史上又是多个北方少数民族的迁徙之地,因而其刺绣特征保留了多民族融合的痕迹。朝阳民间刺绣的图案纹样在一定程度上是朝阳历代社会审美观和价值观的反映,归纳起来就是希望生活富贵、仕途顺达、健康长寿、子女满堂,即通常所说的“福、禄、寿、禧”,以及传播忠义孝道、抑恶扬善等传统道德,承载本地区的社交礼仪、民间传说和历史故事。

    由于辽宁信仰萨满教的民族居多,各地的民间刺绣都有反映生命崇拜、图腾崇拜的作品,这也成为辽宁各地民间刺绣的一个共通之处。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时代,北方各族先人的生存最大限度地依赖自然条件,因而逐渐形成对自然的崇拜。他们认为万物有灵,相信现实世界之外还有一个看不见的神的世界。满族先人大部分的自然崇拜都与天地、山水、植物、动物有关,如生命树、通天树的崇拜与鹿、马、喜鹊、蟒蛇等动物。这些表现萨满文化的刺绣作品不仅记录了当时的祭祀场景和人们对原始宗教的认知,也为今天的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图案资料。

    辽宁民间刺绣充盈着稚拙之气,反映了北方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是朴素的、简单的、大众的、生命力饱满的艺术,让人觉得新鲜可爱,意趣盎然。

    (《中国文物报》2017年2月7日8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马怡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