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物信息网
中国文物报社 主办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行业动态
  • 展览资讯
  • 公告
  • 工作研究
  • 文物考古
  • 博物馆
  • 遗产保护
  • 收藏鉴赏
  • 文博副刊
  • 文博出版传媒
  • 文博技术产品
  • 法律法规
  • 中国世界遗产
  • 历史文化名城
  • 历史文化名镇(村)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 中国博物馆名录
  • 十大陈列展览
  • 十大考古新发现
  • 十佳文物保护工程
  • 十佳图书
  • 十佳文博技术产品
  • 2016年专题
  • 2015年专题
  •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专栏专刊 > 收藏鉴赏

    收藏鉴赏

    鸡年话鸡画——以山东博物馆藏品为例

    发布时间:2017-02-07山东 鲍艳囡

    1.JPG

    在中国绘画中“鸡”与“吉”谐音,兆示大吉大利,喜庆红火。吉祥如意、金鸡报晓、雄鸡报捷、金鸡迎春、鸡鸣富贵、闻鸡起舞都是关于鸡的俗语,据西汉韩婴《韩诗外传》云:鸡有五德。即文(花冠)、武(英姿)、勇(勇猛)、仁(护雏)、信(报晓)。头戴冠,文也;足博距,舞也;见食相呼,义也;遇敌敢斗,勇也;守夜思晨,信也。画家们常常把鸡置于生机盎然的花竹丛中或与其他家畜相伴,或篱间漫步,或花丛追逐嬉戏,或带领雏鸡到处觅食,自由自在,表现出和谐的自然生态。

    鸡画和其他翎毛、花卉、草虫等题材形成了独立的画科——花鸟画,在唐代就已独立成画科。五代画家注重精细入微地刻画鸡的外部特征和好斗的特性,为宋人的写实艺术奠定了基础。南唐画家梅行思,“工画斗鸡,至于爪起项引,回环相击,宛有角胜之势。”西蜀画院待诏画家黄筌的写实能力在当时堪称一绝,他这种富丽缜密、浓艳细密的画风在北宋前期皇室的倡导下统治了一百多年,直到北宋神宗时期的花鸟画家崔白才被打破。

    李鱓加官图轴,纸本设色。这幅画表现的是庭院一角,集中描绘公鸡在石头、鸡冠花、兰草陪衬下富有生机的气势。石、兰、花鸟都是李鱓擅长的题材。公鸡发现了石头下的风吹草动,歪着头专注地盯着,由于兴奋,鸡冠和羽毛全部竖立起来,和怒放的鸡冠花相映成趣。石头和公鸡羽毛用粗笔泼墨挥洒,浓淡变化丰富,水墨淋漓。绕石而生的杂花用双钩白描完成,生动娇艳,工而不匠,秀挺多姿。此幅图兼工带写,潇洒奔放,不拘泥于古,同时又多了几分趣味在里面。飞笔走画,笔酣墨饱是李鱓的特色。水墨之笔在宣纸上留下的水痕形成水墨的肌理,无论是线还是墨,在水分的辅助作用下,墨线借笔力所成型造势,墨迹也因笔势的变化而变化。酣畅的笔力熟练有力,而又从湿润中求得趣味,将鸡描绘得极为传神有趣,表现了李鱓丰富技法,放而能敛、雄中带秀的个人风格。李鱓在画上方题跋:“昔人画德禽于波罗奢下,名曰官上加官,以赠当时之缙绅士大夫,所以称愿之者至美。夫鸡有五德,躳膺三命五德,益修则天爵人爵并美与,不负昔人称愿之心耳。”题跋对画作起到了互补的作用,不仅令文人雅客钦慕,也被世俗接受,鸡冠寓意为“官”、“高升、升官”,官(鸡冠)上加官(鸡冠花)很吉利,颇中仕途人士的心思。

    李鱓(1686-1762),字宗扬,号复堂,又号懊道人,木头老人等,江苏兴化(扬州)人,扬州八怪之一。李鱓是明代兴化籍“状元宰相”李春芳的第六代孙,父、祖均为地方颇有名气的文士。在扬州八怪中,李鱓花鸟画技法较为全面,以遒劲飞动的笔法、酣畅淋漓的墨色、活泼生动的造型以及刚健豪放的气势,开拓出水墨阔笔写意花鸟的新风貌。

    蒋溥花卉轴,绢本设色。此图的写实技巧十分纯熟,笔法细腻而不滞涩。以彩染、勾勒、点彩等多种方法刻画公鸡,其身体的五彩颜色使公鸡这一主角明显突出,与白芙蓉、白梅花相辉映,整幅画艳而不妖、素而不寂,花叶用碎笔勾点出外轮廓,俯仰翻侧,各具其态,统一在精雅柔丽、工整繁密的风格中。公鸡周围的芙蓉枝叶均作双勾,再用墨绿轻描淡染,不作细笔,以简笔衬托出公鸡繁密精细的斑纹。画幅的左上方书有蒋溥行书题诗:“锦石丛苔绛帻明,五云常傍彩毫生。凤凰楼下朝天客,立马先听第一声。”道尽公鸡外貌和职能特征。

    蒋溥(1708-1761),清朝大学士蒋廷锡长子,字质甫,号恒轩,江苏常熟人,雍正八年(1730)二甲第一名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是乾隆时期的重臣。蒋溥虽以政绩名世,但他善画花卉,深得家传,是蒋派花鸟画艺术的重要代表。其花鸟画随意布置便多饶生趣,树石小帧,墨气清逸,灵秀之致,毕集毫端。雍正皇帝曾经在蒋溥的画作上题诗“师承家法闲图出,右相丹青有后生”。

    到了近代,鸡越来越受到画家喜爱。一只只鸡在画家笔下气象万千。任颐大胆尝试以水墨写意画鸡,笔墨放逸而不失灵秀。徐悲鸿的鸡昂首挺立、怒发冲冠,像斗士和高歌的“代言人”。“风雨如晦,鸡鸣不已”的词句经常出现在徐悲鸿画鸡的作品中,对公鸡表达最高的赞誉,象征着画家渴求光明灿烂的新世界。齐白石的鸡寥寥数笔,却意得神足。所作没骨雏鸡,可与其虫蟹、虾媲美。齐白石弟子、当代画家陈大羽则以略带夸张的造型和雄浑的笔墨挥洒出昂首。陈大羽雄鸡图轴,纸本设色。线条皆以中锋粗笔勾成,劲挺刚直。作者抓形、抓动态准确到位,用笔果断。构图大胆奇特,令人过目难忘,乍一看,会感到有点突兀,然而却是非常传神并独到地表现了雄鸡的气势:阔笔纵横、水墨淋漓的羽毛,配上那朱砂色的鸡冠和炯炯有神的眼睛,愈发显现出它雄赳赳气昂昂、勇于拼搏的气势,也体现了画家的匠心独运和艺高胆大。左上角的题跋“一唱天下晓,除害全无敌”,称赞雄鸡勇猛无畏的品格。王雪涛双鸡图轴描绘的则是野外山鸡,以横向扁笔作几竿疏斜穿插的竹枝和小草,扩展了画面的空间。

    画鸡的题材给我们的审美感受是激情和奋进、安详与平和。每一只或挺拔俊秀、或威风凛凛,或毛绒可爱,远看有气势,近看有笔墨。画家们笔下的鸡,或挺胸昂立,或低头啄食,或向前奔跑,再配上树、石、小草,生动而富有情趣。画家运用不同的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和不同的质感,从这些寻常所见的弱小生命里可以感悟到许多人生哲理、道德品性、生活理念以及艺术情趣。

    (《中国文物报》2017年2月7日8版)


    中国文物信息网马怡运